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怪 雞 當 道   周 兆 祥

最後更新: 0804 17:13 / 建立時間 (HKT): 1228 00:00

廿 一 年 前 《 鏗 鏘 集 》 , 將 周 兆 祥 一 家 四 口 的 生 活 拍 成 電 視 節 目 。 他 的 家 從 不 裝 冷 氣 、 不 用 洗 衣 機 、 不 用 殺 蟲 劑 , 每 日 踏 單 車 上 班 , 以 子 女 的 便 溺 灌 溉 。 他 茹 素 , 去 街 市 買 餸 帶 環 保 袋 , 自 此 全 世 界 都 笑 他 怪 雞 。
今 日 他 變 本 加 厲 , 在 浸 會 大 學 當 翻 譯 系 主 任 的 他 提 早 退 休 , 辦 了 一 個 叫 club O 的 慈 善 團 體 , 提 倡 綠 色 生 活 , 叫 人 茹 素 、 打 坐 , 以 催 眠 致 富 、 以 手 療 治 病 、 飲 尿 防 禿 頭 , 要 幾 怪 有 幾 怪 。
「 你 睇 今 日 連 街 邊 走 鬼 檔 都 話 賣 有 機 蔬 菜 , 萬 寶 路 遲 早 都 要 賣 小 麥 草 。 」
他 出 版 過 一 百 一 十 二 本 有 關 綠 色 生 活 的 書 籍 。 九 十 年 代 初 在 專 欄 建 議 政 府 參 照 西 方 國 家 劃 定 行 人 專 用 區 。
「 運 輸 界 話 我 搞 事 。 」 今 日 銅 鑼 灣 、 旺 角 都 有 行 人 專 用 區 。
他 叫 人 自 備 環 保 袋 。 「 商 界 話 嘥 氣 。 」
搞 瑜 伽 、 香 薰 工 作 坊 、 推 廣 有 機 蔬 菜 。
「 有 人 話 我 搵 笨 。 」
「 魚 有 毒 、 菜 有 農 藥 、 食 物 改 造 基 因 , 同 我 一 樣 食 齋 的 人 越 來 越 多 。 」
「 今 日 我 搞 靈 修 , 有 人 話 我 癲 一 啲 都 唔 出 奇 。 」
今 年 五 十 七 歲 的 周 兆 祥 認 為 , 廿 多 年 後 世 界 會 流 行 茹 素 、 飲 尿 、 通 靈 。

他 由 八 五 年 開 始 食 素 , 因 為 他 認 為 肉 是 動 物 的 屍 體 。 他 的 電 郵 下 款 都 是 with peace and joy , 他 覺 得 維 持 地 球 的 和 平 與 快 樂 是 每 個 人 的 責 任 。 他 在 家 裡 摘 了 一 枝 玫 瑰 帶 去 給 太 太 時 說 : 「 帶 一 點 這 裡 的 能 量 出 去 。 」 他 的 額 前 常 戴 着 一 條 頭 帶 , 說 頭 帶 有 能 量 接 收 不 同 頻 道 , 他 搞 的 綠 色 運 動 越 來 越 激 。
七 九 年 於 英 國 愛 丁 堡 大 學 取 得 語 言 學 博 士 學 位 後 , 他 回 港 創 立 了 綠 色 力 量 提 倡 有 機 耕 種 ; 九 五 年 成 立 素 食 學 會 推 廣 茹 素 ; 兩 年 前 又 搞 club O , 每 人 入 會 費 二 千 , 每 個 星 期 有 免 費 的 素 食 活 動 , 每 個 月 有 斷 食 營 、 手 療 等 自 然 療 法 工 作 坊 , 他 覺 得 救 地 球 要 由 人 的 心 靈 開 始 。
記 者 參 加 過 他 舉 辦 的 素 食 活 動 , 香 港 醫 學 會 前 會 長 勞 永 樂 都 是 座 上 客 。 活 動 內 容 其 實 很 正 常 , 參 加 者 圍 圈 在 大 量 植 物 與 香 薰 的 環 境 下 吃 素 食 餐 , 周 兆 祥 有 如 教 主 , 吃 飯 前 要 會 員 親 吻 自 己 的 筷 子 , 閉 上 眼 用 手 先 感 受 湯 的 能 量 , 吃 畢 會 員 分 享 感 受 , 形 式 似 宗 教 聚 會 。 撰 寫 文 章 他 愛 用 綠 色 宗 教 這 名 詞 形 容 自 己 的 團 體 。
前 美 國 副 總 統 戈 爾 講 環 保 有 感 染 力 , 因 為 他 告 訴 我 們 駕 車 可 選 環 保 車 , 凡 人 都 可 環 保 。 周 兆 祥 講 環 保 , 事 事 去 到 盡 , 一 副 走 火 入 魔 的 樣 子 , 不 怕 嚇 怕 凡 夫 俗 子 嗎 ? 「 每 種 宗 教 最 終 的 目 的 都 係 做 精 神 體 操 。
「 我 辦 的 活 動 有 些 大 眾 化 , 有 些 更 激 , 又 點 蠟 燭 又 打 坐 , 都 是 用 不 同 的 手 段 達 至 靈 修 的 效 果 。
「 別 人 覺 得 我 怪 雞 ? 無 所 謂 , 我 有 條 件 任 性 。 」

滅 貧 之 光   心 繫 地 球

他 是 長 子 , 有 兩 弟 一 妹 。 在 軍 部 當 文 員 的 父 親 以 為 知 識 可 脫 貧 , 將 資 源 集 中 火 力 押 在 他 身 上 , 弟 妹 不 能 參 加 課 外 活 動 , 卻 讓 他 參 加 童 軍 領 袖 訓 練 自 信 , 期 望 長 子 可 靠 知 識 改 善 家 人 的 生 活 。 當 年 他 考 進 港 大 , 全 家 人 如 中 馬 票 一 樣 。
但 周 兆 祥 越 接 觸 知 識 , 越 發 覺 人 類 應 過 簡 樸 生 活 。 影 響 他 最 深 是 一 本 叫 《 Silent Spring 》 的 書 。 「 當 香 港 政 府 都 不 承 認 有 環 保 問 題 時 , 是 這 本 書 話 我 知 地 球 發 生 緊 乜 事 。 另 一 本 《 The Limits of Medicine 》 告 訴 我 , 西 醫 殺 人 比 救 的 人 多 。 」
他 開 始 鑽 研 古 老 的 自 然 療 法 , 賺 到 的 錢 給 家 人 改 善 生 活 , 自 己 身 體 力 行 過 簡 樸 生 活 。 他 住 在 大 埔 汀 角 路 , 由 六 座 村 屋 改 建 成 的 小 型 屋 苑 , 九 五 年 以 三 百 萬 購 入 。 當 初 喜 歡 這 座 平 房 面 對 一 片 海 灘 , 接 近 大 自 然 夠 純 樸 。 最 近 鄰 居 要 求 夾 錢 將 平 房 粉 飾 成 豪 宅 , 他 覺 得 好 浪 費 。 「 投 票 五 比 一 點 都 要 俾 錢 。 」
他 用 糞 便 替 後 園 的 植 物 施 肥 , 從 不 採 用 殺 蟲 劑 滅 蚊 , 鄰 居 致 電 環 保 署 要 求 派 員 來 噴 殺 蟲 水 。
「 要 噴 就 噴 佢 哋 自 己 啲 地 方 。 」

地 球 昏 亂   我 變 怪 雞

在 港 大 讀 中 文 系 時 , 他 已 經 是 個 憤 世 嫉 俗 的 青 年 , 對 一 切 建 制 不 滿 。 同 系 同 學 許 仕 仁 駕 跑 車 上 學 , 去 港 大 在 半 島 酒 店 舉 行 的 聖 誕 舞 會 。 他 兼 職 教 日 、 夜 校 賺 學 費 , 參 加 地 下 組 織 與 當 時 剛 從 廣 州 來 港 的 劉 千 石 , 去 抗 議 政 府 花 費 公 帑 建 新 公 廁 讓 安 妮 公 主 訪 港 時 參 觀 。
七 五 年 港 大 碩 士 畢 業 , 他 到 玫 瑰 崗 中 學 教 英 文 , 有 個 學 生 用 針 㓤 老 師 的 照 片 , 被 神 父 視 為 魔 鬼 將 他 趕 出 校 。
「 那 班 神 父 與 世 界 脫 節 。 」 他 覺 得 自 己 滿 手 鮮 血 扼 殺 學 生 , 將 教 書 儲 下 的 錢 去 英 國 愛 丁 堡 大 學 讀 語 言 學 博 士 , 因 為 從 事 翻 譯 工 作 可 接 觸 世 界 最 前 線 的 思 想 , 可 改 變 世 界 。
他 曾 替 一 家 英 國 公 關 公 司 當 兼 職 翻 譯 , 負 責 將 一 家 機 械 公 司 的 簡 介 翻 譯 成 中 文 , 到 廣 州 的 秋 交 會 使 用 。 「 全 疊 嘢 七 零 八 碎 , 工 程 師 寫 一 忽 , 公 關 部 又 寫 一 忽 。 你 想 我 照 譯 可 以 , 但 你 一 定 搵 唔 到 客 人 , 我 建 議 他 們 讓 我 重 新 寫 過 一 份 。 」
他 認 為 別 人 覺 得 他 怪 , 因 為 自 己 總 比 人 走 快 一 步 。 英 國 人 欣 賞 , 香 港 人 卻 不 認 同 。 八 五 年 他 回 港 在 中 文 大 學 翻 譯 系 當 講 師 , 當 時 翻 譯 界 鼓 吹 保 持 原 作 者 意 思 , 他 要 學 生 站 出 來 顯 示 自 己 的 價 值 。 他 常 舉 的 例 子 是 壹 出 版 九 四 年 改 編 原 著 《 Fit for Life 》 的 中 文 版 本 《 Fit 壹 世 》 。
「 原 著 好 多 詳 細 的 科 學 引 證 , 中 文 翻 譯 本 長 話 短 說 , 食 譜 的 食 物 香 港 買 唔 到 , 便 改 成 適 合 中 國 人 的 。
「 如 果 我 是 原 作 者 又 識 中 文 的 話 , 便 要 多 謝 個 翻 譯 。 」 當 時 他 常 被 中 、 港 翻 譯 界 撰 文 批 評 他 離 經 叛 道 。
他 全 屋 衣 服 都 是 朋 友 穿 舊 了 送 給 他 的 , 平 日 穿 洗 得 霉 爛 的 T 恤 , 回 大 學 教 書 才 穿 件 有 領 的 裇 衫 , 但 都 是 配 那 條 有 明 顯 污 漬 的 牛 仔 褲 。 對 上 一 次 穿 西 裝 是 十 年 前 出 席 浸 會 大 學 校 慶 。
「 換 了 今 日 的 我 , 我 唔 會 著 西 裝 去 。 」

我 自 悠 然   放 縱 子 女

從 事 教 育 三 十 多 年 , 趁 兒 女 都 大 學 畢 業 , 樓 又 供 完 , 兩 年 前 他 提 早 退 休 , 辭 去 浸 會 大 學 翻 譯 系 主 任 一 職 , 全 力 救 地 球 。 他 高 呼 旅 遊 是 浪 費 資 源 , 坐 飛 機 等 於 殺 地 球 , 但 他 送 一 對 兒 女 去 留 學 。
他 說 自 己 的 簡 樸 生 活 方 式 被 視 為 怪 人 , 若 把 兒 女 送 到 本 地 學 校 定 會 被 歧 視 , 便 把 他 們 送 到 學 費 昂 貴 的 英 童 學 校 , 到 中 學 都 讀 國 際 學 校 。
「 十 歲 前 要 保 障 他 的 安 全 , 十 五 歲 後 尊 重 他 是 獨 立 的 個 體 , 十 八 歲 後 當 他 是 有 距 離 的 朋 友 要 客 氣 。 」
他 的 女 兒 今 年 廿 六 歲 , 在 美 國 Swarthmore College 修 畢 和 平 與 衝 突 學 位 , 在 港 當 兼 職 英 文 補 習 老 師 , 同 時 加 入 了 劇 團 當 演 員 。 他 叫 女 兒 可 凡 , 寓 意 人 不 過 是 暫 借 軀 體 在 凡 塵 運 作 , 提 醒 女 兒 謙 卑 。 廿 二 歲 的 兒 子 剛 於 多 倫 多 大 學 畢 業 , 他 不 相 信 人 的 命 運 都 是 注 定 的 , 所 以 叫 兒 子 做 可 未 。
一 對 子 女 有 個 與 別 不 同 的 童 年 , 家 裡 的 大 門 與 牆 壁 是 他 們 的 畫 紙 , 娛 樂 就 是 去 行 山 , 將 舊 報 紙 循 環 再 造 , 種 生 果 蔬 菜 。 女 兒 告 訴 記 者 父 母 從 來 不 買 玩 具 , 要 玩 都 靠 自 己 動 腦 筋 , 她 會 到 沙 灘 演 戲 給 弟 弟 看 , 發 掘 了 她 的 演 戲 天 分 。 二 人 又 曾 為 家 裡 出 版 一 份 報 紙 , 內 容 講 當 日 發 生 的 瑣 事 , 及 當 晚 的 餸 菜 , 共 出 版 了 六 期 。
女 兒 的 成 長 期 家 裡 常 有 記 者 來 訪 問 , 太 太 的 妹 妹 告 訴 他 : 「 個 女 話 好 憎 做 周 兆 祥 個 女 。 」 自 此 他 要 為 子 女 提 供 選 擇 權 利 , 形 式 是 給 他 們 充 裕 的 零 用 錢 。
他 自 己 生 活 如 鄉 郊 農 夫 , 拒 絕 使 用 手 提 電 話 , 不 安 裝 冷 氣 , 但 兒 子 愛 玩 電 腦 , 不 眠 不 休 躲 在 電 腦 前 搞 音 樂 網 頁 。 他 自 己 一 件 衣 服 穿 破 了 會 拿 布 料 去 做 咕 𠱸 套 , 卻 容 忍 兒 子 買 大 堆 光 碟 及 電 腦 軟 件 。
他 吃 素 , 當 護 士 的 太 太 卻 認 為 孩 子 發 育 必 須 吃 肉 , 女 兒 十 四 歲 生 日 那 天 自 發 性 要 吃 素 直 至 今 日 。
「 Children never listen to their parent, only copy them. 」
他 和 太 太 都 是 對 方 的 初 戀 情 人 , 他 讀 港 大 時 因 病 入 明 愛 醫 院 , 負 責 照 顧 他 的 護 士 好 溫 柔 , 從 不 打 牌 不 購 物 , 早 就 認 定 她 是 合 適 對 象 , 趁 她 被 派 往 英 國 受 訓 時 在 英 國 註 冊 結 婚 。 自 從 一 對 兒 女 出 世 , 太 太 便 當 上 全 職 主 婦 兼 職 助 手 , 替 他 接 聽 電 話 , 在 第 三 者 前 她 稱 呼 丈 夫 做 周 博 士 。 他 說 和 太 太 興 趣 一 致 愛 行 山 , 生 活 簡 樸 互 相 感 染 。 唯 一 分 歧 是 他 愛 耕 種 , 太 太 怕 。 有 一 天 他 突 然 在 後 園 看 到 太 太 耕 種 , 後 來 竟 然 愛 上 了 。 後 園 的 四 季 桔 、 香 蕉 , 都 是 由 太 太 一 手 栽 種 出 來 的 。 「 人 會 改 變 的 , 不 過 要 等 廿 七 年 囉 。 」
周 兆 祥 在 等 鄰 居 不 再 噴 殺 蟲 劑 、 萬 寶 路 會 賣 小 麥 草 、 大 家 都 吃 素 、 不 揸 車 , 人 人 學 他 飲 尿 治 禿 頭 , 周 兆 祥 要 等 幾 多 個 廿 七 年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