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不變 錢小豪

最後更新: 0804 18:29 / 建立時間 (HKT): 1028 00:00

來到將軍澳堆填區,錢小豪踩着腳下的馬路,有感而發:「我在邵氏的時候,由清水灣片場望下來,這裡,一片海洋。想也想不到,可以起出大型樓盤,單位動不動賣幾百萬。」
邵氏片場,早早搬入這片海洋。末代邵氏小生,望見地盤上空盤旋的麻鷹群,氣氛詭異,應該比較緬懷邵氏以外的《殭屍先生》。我們說笑,萬聖節將近,在滿地屍臭的垃圾池上搞派對,驚嚇度一定高過迪士尼,票價可以高過海洋公園。如果,錢小豪肯再用黑狗血淋殭屍的話。
無問題。北上打滾多年,回流,拍的,還不是殭屍片?對手由王小鳳變成周秀娜,片名叫《殭屍新戰士》,好像改變了很多,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改變。除非,你跟我說,這一齣由錢小豪與元華孭飛的殭屍片,原來是港版《 Twilight》。

一世夠運

訪問前一晚,錢小豪已經來過堆填區,往電視城參加遊戲節目,主持之一正是胞弟錢嘉樂。細佬在香港吃得開,大哥沒有。「我跟他是兩個極端。他精於交際,三唔識七也可以混熟,我做不到,無得羨慕。」
明明起步迅速少年得志。父親開鋪頭,家境不俗,十五歲,日日花三元六角在中環娛樂戲院坐超等睇張徹功夫片,被招募海報深深吸引,投考邵氏武師訓練班。不出一年,就在六、七十個學員中,被選拔當上演員,揀蟀者,正是張徹。
十六歲,《飛狐外傳》飾演胡斐獨當一面,早生十年的話,應該做到第二個《獨臂刀》王羽。生不逢時,陣腳未算企穩,邵氏宣布減產。「有危才有機,如果邵氏還有製作,我怎可能拍到嘉禾的《殭屍先生》?
「我與嘉樂仔跟洪金寶去旅行。去完,洪金寶問我有沒有興趣拍齣鬼片。我跟邵氏還有合約,邵氏一知道,立即讚好,叫我去嘉禾出糧。」錢小豪一炮而紅,錢嘉樂還是武師。「我份人,無大志,無野心,只係一世夠運。」

烏蠅

《殭屍先生》大紅,林正英結果一世是道士,錢小豪一世是小子。「兩、三年間,我大概拍了七部殭屍片。我是很抗拒,很想轉型,俾我靠殭屍片再上,也不太願。」
結果,失敗。「失敗,就係我唔得。
「我喜歡演戲,但不適合娛樂圈。我不孤僻,我在圈外也有很多朋友,但如果是有目的的社交,我會問自己:『是不是有需要做到這樣?』」
怕尷尬,懶應酬,最蝕底。例如同屬張徹門生,見到吳宇森,叫聲師兄也屬正常禮貌,錢小豪就是不敢。「在他身邊已經有很多烏蠅,我不想做其中一隻。」好歹是個明星,叫自己烏蠅?「你當我是明星,我覺得自己很草根。
「或者是傅聲影響我。我入邵氏的時候,他最紅,也最沒有架子。真正的明星不用扮明星。不可一世的,很多很快已經消失,我見慣起落。由盛轉衰,畢竟會難受,我只想廿年後還在這個圈子,還有人記得我,我才算有資格是個演員吧。」

優質壓力

香港不留人,錢小豪跟大隊北上拍戲。「男主角,當然輪不到我。國內演員有國內演員的圈子,我未至於被排斥,多少有點寄人籬下。
「有時,也會想,為什麼要我走上上海,走上北京?有什麼辦法?大導演如張之亮也在北京搵食。我跟張之亮一齊拍拍電視劇,總算過得到生活。」
很想重返香港,又怕早被遺忘。「很多香港新導演,鼎鼎大名,我也不認識。」還好,香港的新導演,個個睇殭屍片大。「來到這個年紀,心態不同,電影只是工作,有得做,就做。你看《打擂台》,梁小龍、陳觀泰,比我老一輩的,也有機會,香港不可能容納不到我吧。我片酬不高,好易養。」
好在觀眾愛懷舊。「我見到元華,再合作時,感覺實在很懷舊。」比起緬懷,錢小豪更想修正。入行太早,同齡的朋友在踩單車開派對時,他正在戴頭套吊威也。「我是很想追回失去的時光,所以,現在經常跟一大堆朋友踩單車、潛水,好像找尋從前未能擁有的。」
錢小豪玩越野單車,也賽車,因為不想一生只有演戲。性格使然,在大眾眼中最講求爭勝心的活動,錢小豪仍然輕鬆面對。「我從來沒有意圖要鬥贏人要做冠軍,我只是追求不犯錯。做人,壓力一定有,我們要學的,是如何將惡劣壓力化成優質壓力。」
一個人,如果太害怕失敗,最佳方法就是不求贏,不參加任何競技。

灑脫

想補救的,還有很多。
錢小豪坦言第一段婚姻是人生中很大的遺憾。「結婚時,我廿七,她二十,結合時很激情,一成長,她需要的,我提供不到,就是如此簡單。每個人都有自由為自己爭取。
「離婚,我是輕鬆的,遺憾只在兒子兩歲時已經離開我,跟媽媽去到另一個家庭,他成長的過程,我完全參與不到。
「即使現在跟他間中見面,也陌路人一樣,你也不可以怪責任何人。我試過挽救,已經挽救不到。」
心血全放在第二位兒子,現年八歲,個性比較懦弱,愛嗲,深得父親寵愛。「從小兒子身上,我得到彌補。」
跟前妻還有聯絡嗎?「完全沒有了。總算一齊過,走到這個地步,好像總會有點點難受。不知怎的,我很灑脫。對這一段婚姻,我很灑脫;只是對這一段。」
郭秀雲跟錢小豪離異後,嫁入豪門望族,登上社交界名媛。一個可能很想抹走前塵舊事,另一個就算不想,也無能為力。

你睇書 o架?我影相 o架!

錢小豪是動作演員,學歷不高,但愛閱讀。對小說沒興趣,鍾情於名人自傳與中外歷史,這天接受訪問,手執一本王力雄撰寫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 2007年出版,剖析新疆問題,厚過《 IQ84》。問你死未?
「很多朋友去到我的家,見到滿滿的書架,很驚訝:『你睇書 o架?』我又不覺得被看輕,只是,我睇書,不用告訴大家吧。」對,打星、武師,睡房應該擺滿健身器材或者放個關公像才正常,擺滿一大堆既不是《射鵰英雄傳》又不是《龍虎門》仲唔係玉女心經的書籍,未免違背眾人期望。
正如,有人來我家,問:「你啲書呢?」我的家,沒有文具沒有書幾乎沒有文字,反而有很多攝影機因為我以為自己更應該當個攝影師。
見得太多對得太耐,總會厭倦。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