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抹白 廖安麗

最後更新: 0804 18:34 / 建立時間 (HKT): 0120 00:00

訪問過幾位八十年代當紅的藝人,跟二十出頭三十出頭的後輩比較,腰板總比較直,說話總比較縝密。不在真實性的分野,分野在取向。在陌生人面前,沒有必要將存款數字恨嫁指數憤憤不平的憤怒公諸同好,何不僅僅展覽美好的一面?
新一代,講真我個性講親民,大概連隱惡揚善的能力也失掉了。
廖安麗比預約的時間早到,一個人駕車來,自備幾套厚厚大衣,有條不紊。談論到丈夫出家,她說二人的關係比同住萬呎大屋時更融洽。兩位女兒選擇離開香港放棄陪伴左右,同樣被輕鬆帶過。沒有怨天怨地一臉悲情。換了是將軍澳的陳小姐、鑽石山的方太太,應該一早咬牙切齒或唉聲嘆氣。因為,面對一段感情的終結,我們總是習慣性地依依不捨,不捨到要找人哭訴,不捨到要盡快找另一段感情取替。
娛樂雜誌慣於抹黑他人。是一種平衡,平衡在,當事人可以盡情為自己抹白。

愛才

我的爸爸是位中學教師,教理科,最後做到校長。
他有三位太太。
媽媽排第二,結婚時,細爸爸二十年,很美,似林黛,完全不知道丈夫在澳門有正室。
小時候,爸爸常不在家,我以為是工作需要。到中四,才知道真相。對於爸爸,我只有佩服,錢不多,竟然可以照顧三頭住家十多個子女。有什麼好責怪?那個年代,人人也一樣。
媽媽大概是喜歡爸爸的學識。他是那種情願親手去起一幅牆拆一幅牆,也不找裝修師傅幫手的類型。
我選擇葉青霖,也在於欣賞他的藝術天分。平日少作聲,不會口花花,不會 氹人,但一開口便言之有物,令人信服。

肯蝕底

葉青霖為什麼選擇我?他說,我好人,好肯蝕底。我覺得,是因為我夠聽話。
我年輕時很害羞,害羞到連跟老師打招呼也害怕。中五畢業,自覺不可以繼續怕事下去,受外向的姐姐影響,報名學話劇。多得黃百鳴,他是那個暑期話劇班的導師,常鼓勵我,又挑選我當女主角。
男主角,是很瘦很英俊的高志森。暑期過後,跟話劇同學一齊投考藝員訓練班,自己同時參加《聲寶片場》比賽,跟鄭則仕成為雙冠軍。
那個年代,年輕人踏實得多,重基本功,沒現在的急功近利。我沒有借冠軍之名簽約做明星,反而照讀訓練班,跟陳玉蓮、廖偉雄、呂良偉等做同學。
論星運,我不及他們。要認命,這一行,要講際遇講人際關係,不是有天分有熱誠便一定成功。如果日日自以為懷才不遇,只是自尋煩惱。
我樂觀,開心就夠。做《歡樂今宵》時,最喜歡搞活動,露營、睇戲、打羽毛球,即使沒有大紅大紫,也無悔。
葉青霖說,我好肯蝕底,因為,我肯主動搞活動。其實,我是愛熱鬧。

自我中心

跟他撻 着,在那一次,他帶我去車房換呔。晚飯時,知道彼此都是單身。我怕人吸煙,他想戒煙,借追求我逼自己戒煙。之前一日兩包,自此,一支煙也未吸過。
八六年,跟他合作開婚紗攝影公司。人手不多,我日日坐在鋪頭接待顧客,忙碌時,通渠都試過,八七年又有了身孕,自自然然便離開電視圈。
生意好到不得了,在天后開鋪,最風光時,人龍排到去興發街的 Esprit,半年時間便翻本。然後,八九六四。
他本來就嚮往外國的海闊天空,六四事件,大家的感觸很深,他便決定移民澳洲。我嫁雞隨雞,我以為最多過去兩、三年。結果,一去八年。
頭一年,很吃力,我不擅煮飯,湊住兩個女,沒有菲傭,又不諳英文。葉青霖當時的自我中心很勁,一年有一半時間到外地滑雪、拍寫真。我無份。
我們住的社區,華人不多。為尋回自信,我只好不斷進修,進修到考上三級傳譯員資格,可以做助教,教新移民英文。我融入了社會,他沒有,他只是融入了環境。
關係急轉直下。想與他分享生活,他沒有興趣;他說的,我只有羨慕。根本無法溝通,移民未到兩年,我已經想回港。他呢?不斷向女兒灌輸香港很臭很逼香港人又無禮貌。
直到他學佛。

沒有期望

學佛,因為他的爸爸患癌,發現時,只餘下半年壽命。有位佛教徒朋友用佛教理論開解老爺;受落的,還有我丈夫。
老爺過身後,丈夫開始守齋,開始為他人 着想,開始考慮我的需要。他曾短期出家。本來沒有什麼好擔心,因為有責任有家庭的人,佛教根本不會輕易批准出家。不是願意伸個頭給人剃,人家就肯剃的。
他今次出到家,我也很奇怪。
抱怨?很多人覺得常霖法師拋妻棄女。他不是為自己呀,他只是為了增進智慧去幫助人,放棄了享受、名利、生活。我以前欣賞他,現在更佩服他有勇氣。
道場工作很忙,每朝四時起床,運動、誦經、打坐、打掃、禪修,甚至要為出書影相。移民時,我跟他只有一半時間相見,相見,他也不理睬我;現在,天天通電郵,聯絡次數反而更多。
只不過沒有一齊生活。少了個人在身邊,連訴苦的對象也沒有,是,是有些失去,是要時間適應。最可惜是吃不到他為我煮的菜吧。
不開心全因為有期望,沒有期望,自然不會失望。我今天不是他的太太了,便不會以老婆的身份嫌三嫌四,反而,更自在了。

唔使死

我一定要讚一讚常霖法師,有打算出家,臨走前幾年,很勤力,訓練出七位得力徒弟,開攝影班,我管理,保障我的收入。
まま年回流,公司遇到的競爭大到嘔,又金融風暴又沙士,生意難做,幾年內蝕了幾百萬。我救亡,ま八年,收復部分失地後,ま九年將公司賣了。
總算有點積蓄。我本身好慳,大女不用再供養,只需照顧細女。有錢,吃大碗飯;少錢,吃大碗粥。唔使死喎。
在澳洲時,住在過萬呎對海大屋,又怎樣?根本不懂欣賞,日日夜夜只想返香港。我們做演員的,較容易代入角色,讓自己代入一個開心的角色,自然容易開心。

剖白

「這麼多陌生人同情自己,麻煩不麻煩?」我問。
「女人跟男人有天淵之別。男人愛逞強,女人要關心,就算被誤解反過來要開解對方也沒有所謂,有人關心便幸福。」她答。
廖安麗說,多了人噓寒問暖,畢竟是好事。「男人,怎會似女人喜歡將內心世界剖白出去?」
這一點,有點保留。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