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溫總夫人舊「拍檔」 十年賺三億

窮小子出身,夜校中五畢業的沈運龍,白手興家,現於中東擁有逾三十間珠寶店,過去十年藉着炒賣物業,勁賺三億元,由深水 埗舊樓搬上何文田豪宅,是獅子山下成功故事的縮影。
最後更新: 0804 19:14 / 建立時間 (HKT): 0614 00:00

珠寶商沈運龍自詡「中東通」,他旗下「古珀行」,在中東的名氣等於香港的周大福,無獨有偶他跟周大福老闆鄭裕彤一樣,都曾是溫總夫人張蓓莉的生意拍檔。沈運龍早年與總理夫人關係密切的「戴夢得」合作,以「戴夢得古珀行」在大陸攜手吸金,點知反目收場,兼對簿公堂,官司打足八年,去年小勝一仗。
他二十一歲闖中東時,在沙磚廠打工,回港後對「磚頭」也情有獨鍾,過去十年投資的「磚頭」賬面賺逾三億元,做生意或投資都靠一個字——「勇」!

沈運龍從小已明白磚頭「保值」的道理,「細個住深水埗福華街唐樓,五百幾呎賣萬幾蚊,老豆搵勻成間屋都係得七千蚊,又唔肯借錢,結果一味捱貴租,樓價越升越有,所以知道樓只會買貴,唔會買錯!」如今坐擁數億身家的沈運龍,住在何文田雅利德樺臺頂樓三層複式,他帶記者一邊參觀,一邊介紹︰「第一層係客廳,樓上兩層係主人房同客房,仲有個天台。我將廚房同客廳打通,個景更加開揚,望出去維港更靚。」
雅利德樺臺二千年入伙時,他已睇中,卻十分「忍手」,「我睇咗幾次都好恨,但唔捨得,萬三、四蚊一呎太貴啦。」「實」六年,○六年才出手「撈底」,以三千四百萬元買入單位,呎價一萬元,「個單位丟空六年,公司到期要埋數,所以平售。我最鍾意係人哋十年都賣唔去,我就入貨。」雅利德樺臺現時呎價約九千元,複式單位約一萬六千元,較其買入價高出逾八成。

自製特色單位

無論自住或投資,沈運龍都鍾情特色單位,一來貪其住得舒服,私隱度高,「唔使一開門要同好多人打招呼,多啲私人空間」,二來「奇貨可居」,「呎價差別可以好大,樓下單位一萬蚊呎,樓上特色戶可以去到二、三萬蚊呎。」
經典之作是何文田嘉豪軒三千五百呎頂樓複式單位。○一年「九一一」事件後不到一個月,沈運龍先花千二萬買入下層單位;○三年爆發沙士,樓價插水,再以七百萬買入上層。別人恐慌,他勇敢,全因廠佬觸覺,「爆發沙士,香港同大陸市道好差,但係全球經濟唔錯,出口無受影響;相反,工人唔會輕易跳槽或要加人工,營商環境其實好咗。」沈運龍花過百萬元把單位「大變身」,「淨係入則都用咗半年,將兩層打通,成間屋要用工字鐵撐起。」睇中嘉豪軒,沈運龍解釋︰「全層得一伙,四個露台,四面單邊,當時係九龍獨一無二。」○六年,他搬離嘉豪軒,丟空至去年六月,以四千八百萬元賣出,賺近三千萬元。前後「守」了五年,皆因投資特色單位,考眼光更考耐性,「特色單位交投無咁活躍,銀行只會用分層單位呎價去估,買家好難借夠錢。所以,要有耐性,只係等一個客嘅出現。」賣掉嘉豪軒後,樓盤發展商嘉華地產董事總經理呂耀華亦主動找他吃飯,交流「住屋心得」。
梁振英時代即將來臨,沈運龍依然無有怕,「 CY有咁多年經驗,識平衡,樓市只有好無壞。」身兼香港各界商會聯席會議秘書長的他更睇好樓市,「政府計劃為中小企提供一千億元信貸,去年歐債危機,等住救命嘅中小企一早死晒,啲錢只會落到有錢賺嘅公司,多咗閒錢投資,樓市點會差?」

「單挑」總理夫人

投資物業無往不利,但十年前沈運龍獲溫家寶夫人張蓓莉睇中,與她旗下的內地珠寶店「戴夢得」合作搞珠寶廠,卻換來一場八年的官司,至今仍未解決。
溫家寶夫人張蓓莉是中國珠寶界的「大姐大」,與北京戴夢得寶石公司關係密切。溫家寶○三年出任總理之前,張蓓莉仍是戴夢得的總裁。沈運龍稱,九八及九九年期間,張蓓莉三度找他傾合作事宜,「當時我係香港珠寶製造業廠商會主席,佢代表北京戴夢得嚟搵我,無俾到卡片,但行內都知戴夢得係佢嘅。溫夫人叫我放膽去,話古珀行應該發展埋國內市場。」沈運龍指溫夫人是一名女強人,「佢眼光睇得好遠,當時戴夢得有二百幾間店,需要有自己廠房做支援,同時想發展多一個品牌,專賣外國款式嘅珠寶。」沈運龍出資二百萬,佔四成九股份,成立「戴夢得古珀行」,並於北京興建廠房,準備大展拳腳。
不過,○三年溫家寶榮升國家總理,張蓓莉為避嫌,辭去大部分商界職務,公司即時「兵變」,「北京戴夢得下面分別有戴夢得製造和戴夢得零售,溫夫人一走,下面就打晒交,兩個股東你爭我奪,零售那邊唔同製造那邊拎貨。」沈運龍原本與戴夢得製造合作,最終廠房一件珠寶都無生產,「古珀行」的商標卻遭戴夢得製造私下在內地註冊,開店「搵食」,「前後開咗二百間加盟店,我一毫子都無收過,八年來無俾過盤數我睇。」沈運龍多方周旋,甚至聯絡溫夫人,都不得要領,「打電話同埋喺大小場合,我都同溫夫人講過,佢話已經退出咗,幫唔到手。同戴夢得傾咗兩年都傾唔掂,我已經忍氣吞聲,肯俾幾年時間佢哋解決,佢哋都唔肯,唯有打官司。」
官司一波數折,「深圳法院拖咗五次唔敢判,最後判我贏堂費,輸官司。我唔服,嘈到去北京商標局,成功迫使對方取消商標登記,我即刻登記番。」沈運龍稱對方仍在上訴,以「拖時間」,「大陸仲有幾十間加盟店叫戴夢得古珀行,仲收緊加盟費。」問到為何夠膽「死咬」八年不放,他說「我唔係針對溫夫人,只係佢無交代好手尾。講真要食呢一世都食唔晒啦,何必咁折腰?明明係自己嘅,點解要話唔係?呢個係原則問題!」

鑽石「升卡」做兩億生意

北上大計碰壁,沈運龍的古珀行近年專注發展中東等海外市場。公司零售及批發生意各佔一半,主打中價珠寶首飾,於中東阿聯酋、巴林開設三十間零售店,投資額二億元。「中東女人鍾意套裝式嘅珠寶,以前我喺中東做貿易生意時,不時有當地朋友叫我幫手喺香港買。初時我只係中間人,同周大福等珠寶行借圖樣,再拿過去俾中東客揀,但始終太間接,金額又大,好難做,所以索性自己做。」沈運龍於八五年成立「古珀行」,由五名工人做起,初時做中價寶石類珠寶,出口往澳洲等,八九年在順德設廠,僅比周大福遲數個月。
香港是全球第四大珠寶出口地,為突圍,沈運龍由做批發改為做品牌。○八年,推出專利設計「冠玲瓏」,將六粒碎鑽圍住一粒較大的鑽石,令零點三卡的碎鑽做到一卡鑽石的外觀效果,價錢只是十分之一,「買珠寶係講心理,用最少錢買最大件嘅嘢,六圍一嘅方法一直有人用,但中間粒鑽石會凹咗,我哋喺中間粒鑽石底部做咗功夫,令其凸出來,又見唔到爪,外形似足一粒卡裝鑽石。」沈運龍解釋,冠玲瓏推出時,撞正金融海嘯,得到不少買家垂青,土耳其一間珠寶店便一次過買了一千萬美元的貨,同時亦出口往美國、日本、印度等。去年,「冠玲瓏」營業額接近兩億元。一○年,冠玲瓏獲選為香港品牌,沈運龍自認「無得頂」,同時慨嘆︰「香港有過千間珠寶公司,全世界有珠寶嘅地方,一定有香港珠寶,但無人知係邊個做。名店唔等於名牌,周大福、周生生係名店,但係佢哋賣嘅嘢,幾多人分辨到?」

中東賣國貨致富

現年五十六歲的沈運龍,是獅子山下成長的一代人。十六歲中三畢業後,在製衣廠返工,上班前,先學打字,夜晚再進修中學全科夜班課程,「一日十蚊人工,運貨到青山道一帶工廠,再托布上六樓,你唔好睇我咁瘦,我肩背肌肉好有力。」說時更叫記者伸手觸摸其肩膊。廿一歲那年,在和記附屬公司做辦公室助理,月薪千多元,其間得悉捷和集團請人到其位於沙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的沙磚廠做會計,月薪高達三千元,「當時滙豐銀行分行經理月薪都係得二千蚊。捷和要請大學生,我無學歷但有能力,膽粗粗去見,可能人哋見我捱得,所以請咗我。」沈運龍笑言。
在沙地阿拉伯工作三個月,「捱得做得」的沈運龍由助理會計升做廠長。兩年後,沙磚廠結業,遣散三百多名香港人回港,沈運龍選擇留低,「以我咁嘅學歷,返到去一定無廠長做,邊度搵到份三千蚊嘅工?」於是用打工儲起的十六萬元創業,在中東賣「國貨」,包括刺繡、地氈、象牙、功夫鞋,得意之作是棉襖及羊毛衣,「當時,沙特有兩萬台灣人做建築,佢哋好懷念大陸嘅棉襖同羊毛衣。但大陸唔俾國貨運去台灣,就算經香港返台灣都要搜行李,佢哋喺沙地買棉襖返台灣,唔怕被人搜。」
九七年,沈運龍轉往營商環境較好的杜拜「搵路數」,開設「 Lifestyle Arts& Fine Jewelry」。不過,卻被當地大財團搶「招牌」,「一間等於和記咁大嘅財團,開嘅鋪全部過萬呎,同樣叫 Lifestyle,連我哋自創嘅阿拉伯譯文都抄足,又係賣工藝品。」大石砸死蟹,沈運龍決定轉型,專注珠寶及手錶,生意反而越做越大。○六,沈運龍當上也門名譽領事,「香港人喺中東開連鎖店,無人多過我,今年仲會開多十間、八間。」沈運龍招積道。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