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兩茫煙水裡 - 林燕妮

最後更新: 0804 19:17 / 建立時間 (HKT): 0726 00:00

《兩忘煙水裡》這首代表作,本來是叫做《兩茫煙水裡》的,但是唱片公司說沒人明白「茫」字怎解的,總之各有關單位都不接受「茫」字,怎麼都要改成個「忘」字。

他們說,忘記,誰都明白。我仍然喜歡原來的「茫」字,雖然同音,但意境沒有了。如果男女都忘掉對方了,還唱什麼?
「茫」的意境是男的和女的因某種原因分開了,再也見不着了,有時互相想起,有點茫茫然的恍惚,不清楚發生過什麼事,亦沒有特別想起那個人,只是驟然有種如雲如霧的感覺飄來。唱時的感情是男女見不着面的,大家似乎有這點過去了,亦不期望再見的。
煇哥與黃把這首曲做得很好,煇哥十分有音樂天分,寫了無數主題,自己還能配樂 arrangement,即是主題曲哪兒伴小提琴、鋼琴、笙、鼓等等樂器,像伴娘似的拱擁,亦偷偷地形容新娘的心事,要很多工夫的。
《兩茫煙水裡》是男女各唱各的心事,詞所難填之處,就是雙方不能疊詞,雙方所唱的都字字聽見,有如巴哈 Bach的鋼琴曲,右手有右手彈,左手有左手彈,各走各路,但合起來聽時卻十分和諧、成為優雅的一體。

那樣填詞很困難的,我學過鋼琴,一見到巴哈的曲譜便叫苦,有如雙手互搏。練習時很好玩的,不過就是彈不好。二部合唱也一樣,詞要是填錯位置和拍數,便像一雙男女在吵架,一點也不好聽。
那年 C.A.S.H.「作詞作曲家聯會」如常有最佳填詞比賽獎,黃找了首必輸之作去,我忙不迭的叫他換曲。男女二部合唱在港誰懂得填?數來數去就是他一個,而且曲、詞、唱三者互相喚起來的情境太好了,一定能贏。結果真的贏了,那是值得的。
唱,男聲是關正傑,他聲音斯文,咬字清雅,而且音域大,配上關菊英唱女聲,出奇地適合,關菊英的歌聲很純,未食人間煙火,錄這歌時正當那時期,若待她十分純熟了反而太遲了。
黎小田跟關菊英在結婚宴時徇眾要求合唱一曲,小田說:「那就唱《兩茫煙水裡》吧。」我心裡在說,結婚怎麼唱這首曲?曲唱了,沒幾年又離婚了。
填詞,那是我對黃的自豪。

後來流行曲詞變了,林振強、林夕、小美、黃偉文等逐個上位了,請黃填詞的人少了,你叫他怎麼填《激光中》、《壞女孩》?那時的要求不是典雅的文字了,而是口味好玩淺白,又或者林夕那種怨婦的悽愴不渝了。全都不適合他填,他為此而頹喪得不似他自己。
我跟他說:「從《獅子山下》到《兩茫煙水裡》,你已經是一代霸主了。誰都說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卻不管前不管後,只看哪一個浪最大。」
香港地方小,所以特別覺得敵人近。回想當年所有名作曲家、鋼琴家、畫家都集中在巴黎的時候,他們四處旅行表演,難道蕭邦和李斯特不可以各領風騷嗎?
人傑地靈,香港是,不過太小,放不下那麼多人。郎朗好還是李雲迪好?沒問題,這兩個青年鋼琴天才四處巡遊表演各自發揮。你問他們好勝嗎?當然是好勝的,那不足為奇。
我們香港之子黃,真的是那麼豪邁嗎?是,玩時是,其他的事嗎,他是林黛玉。亦幸得有這個人和同期的人, Canto Pop才打了上內地,有誰不識唱《上海灘》啊?
亦幸得有葉麗儀,她聲音之澎湃,唱「浪奔、浪流」的氣概真大。(待續)

P.S.上週六我不能如期到書展簽名,因為我生病了,那我便得告訴各位,我第三本新書是全世界最長的名字:「女人要活得像女人的 7種習慣」,「亮光」及書店都有了。缺席簽名很抱歉,但我感冒傷風,鼻子如水長流,雙手一隻捂鼻子一邊揩鼻水。我會想一下怎麼去創造個另一個個人書展,讓我的朋友和讀者開心一下。


林燕妮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