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C'est la vie 古明華

最後更新: 0804 19:21 / 建立時間 (HKT): 0927 00:00

突然之間,全香港也大讚古明華演技神級。一個月之前,而你不知道古明華是誰。
「我的演出,充滿破綻。你看《巴不得媽媽…》的蘇基,根本毫無連貫性。」
古明華說,大家看看美劇,演員們全心全意聚焦在角色身上。
那些,才算演技。「他們接拍一齣劇集,足夠生活。有資格夜以繼日埋首鑽研劇本。
「可惜,我是香港人。」
九十年代演藝學院畢業,同學是張達明、詹瑞文、陳錦鴻。
古明華一年可以參與十齣劇集,但觀眾叫得出角色名字也有病。
歷時二十年,才迎接人生第一次小陽春。
「真的有人賞識,再算啦。我有家人要照顧,都是回去幫卡通片配配音實際。」
依然渴望像舊同學駕駛法拉利,在今天開着綿羊仔的古明華,無怨無悔,但激情不再。
這就是人生吧。 C'est la Vie。

交學費

大哥開山寨廠,古明華中學畢業,馬上投靠當個工模學徒。「人工好低,勝在不須再倚賴父母,仲可以俾家用。」
悶了一年苦工,有同學提議參加劇社。「去溝女呀!班女仔幾好玩喎。」動機不偉大,但真實。「其中一個隊友是張達明。我們在牛池灣之類的社區會堂演出,場場坐爆幾百人。站在舞台上,好刺激,好享受。
「我知道,演戲,適合我。」
正值演藝學院剛開業,古明華膽粗粗報考。「吃晚飯時,跟阿爸阿媽講想讀番書,講完,全家人沉默。
「明白的,以為少了負擔,怎會想再付出?何況,演藝學院?幾錢學費呀?」
一心放棄,只好繼續工作。第二朝,在工廠,母親親臨:「如果你真係想去讀,去讀啦。人生無幾多年,阿媽一定支持你。」
古明華很記得,學費一年八千,他問政府借貸借足萬三,盡量不成為他人的負擔,好讓自己任性一次。

掂與求其

同班同學陳錦鴻一入電視台已經是男主角;劉玉翠更誇張,畢業當年已經憑《廟街皇后》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與最佳新人。
「當時,雄心萬丈。拍齣三級片《旺角馬場》,都可以提名最佳新人,仲唔掂?
「原來,你掂,其他人可以更掂。社會上有太多人,無最掂。」那一屆,古明華輸了給《阿飛與阿基》那位袁詠儀。
「個提名,在名在利,也沒有對我帶來什麼幫助。唯一是來了一堆三級片片約。」古明華沒有挑戰徐錦江,他選擇電視台。由有名有姓三、四線,慢慢淪為只限過鏡的路人甲。「入無綫,起初五、六年,真係想學以致用,創一番事業。至少,希望觀眾知道我好喜歡演戲。
「原來,我喜歡演戲,關觀眾什麼事?」
事實是親朋戚友都不再注目。眼看同樣由低做起的張錦程同學也扮祥嫂打出名堂,家人們只敢安慰千萬別灰心。「一聽完,想唔灰心都唔得。」
灰心又怎樣?灰心還不是要繼續領薪水?眼見明星們日日遲到嘻嘻哈哈無讀劇本,愈來愈喪失鬥志。「你是明星,明星不用演得好。我不是,戲份少,我也希望傾盡全力。
「我無資歷,又無地位,連鬧人也不能,只好硬食。跟大隊求求其其,愈演愈差。」

定位

最終,棄權。離開戲劇組,轉行配音。
「覺得公司無希望,只係看重班 𡃁仔。其實,無希望的,從來是自己。我要離開,當然無人過問原因。
「條數很簡單。拍劇,一年頂多拍一百日;配音,可以配足三百日。配音的收入是拍劇的一倍有多。我可以不妥協?」
柳暗花明。專心配音之際,劇集監製潘嘉德力邀接演《巴不得媽媽……》,戲份多到似主角。「德哥話,一定要我演,無我唔得。我望一望:其他人都做到啦!」
是謙虛還是自卑?明明坊間在力推古明華爭奪頒獎禮最佳男配角。「點會俾我吖?我有商業價值咩?」
有黎耀祥作成功例子。「我不似黎耀祥堅持。我放棄過,對自己質疑過。如果,我得,其他監製都俾機會我啦。沒有呀!」
古明華說,要演好一個角色,理應宏觀地從大局入手,用整齣劇集作盤算單位。可惜,他每天也需要擔憂日常開支,只能夠微觀地拍好每一集就算。即係,有佳章,但不會有佳作。
咪夠囉,有幾多人會整齣劇集完完整整看清楚?「有人讚好,代表還有人未放棄自己。但一定要保持清醒,認清缺點。」
現在,應該,清醒了。「世界上有幾多個黎耀祥?我一定不會為拍劇放棄配音,除非公司話包我薪啦。有可能嗎?
「兩者兼顧?一兩個月還可以,時間一長,肯定顧此失彼。我當然較喜歡演戲,我也要定位呀,如果公司再找我演路人甲乙丙,證明重視程度不變,還有什麼意思?
「我也有家人,我也要生活!」不要忘記,在配音界,古明華是《無敵貓劍俠》隻貓那種主角的級數。

有智慧的人

理想不能當飯吃。古明華的太太因交通意外行動不便,女兒患有腎病,需醫藥費。
「我跟太太在演藝認識,她讀舞蹈。拍拖八年,結了婚十六年。我的同學,她也認識。
「所謂演戲,即是一種自我發現。我接受過這種訓練,如果還拿自己的質素,跟其他人比較,太愚笨。
「我只擔心太太不快。這麼多年,我連一件似樣少少的衣服也沒有送過一件;她用的 LV, A貨來的,還要由她的姐姐贈送。望着這樣一個女人,你會覺得很愧疚。
「她從來沒有抱怨一句。全世界不再看我演出了,她是例外,無論何時何地,總會對我的作品作出批判。她太清楚演戲對我有幾重要。
「或者,這就是愛情吧。」
古明華說,平凡是福,因為平凡,便容易滿足;滿足,便幸福。「羅冠蘭對我說過:『古明華,你是個有智慧的人,即使環境惡劣,你依然可以生活得好好。』很多人估計我自卑。我實在沒有。
「生命,不外乎尋找快樂。你揸法拉利覺得快樂,我無辦法,找尋另一種方法令自己舒服囉。找到的話,大家的快樂也是一樣。我找到家庭。如果我每一刻都活得快樂,做人,還可以要求什麼?」

朋友

識於微時的張達明患癌,你有探訪過嗎?
想,但沒有。已經沒有聯絡一段時間,他也不想被騷擾吧。或者待他康復,兩家人一齊去飲飲茶吧。
沒有聯絡,還算朋友?
你問我,我覺得友情的本質沒有變過。我上飛鵝山,還會想起十七歲,跟達仔揸大膽車上山看星,流星閃過,大家一齊許願。這一幕畫面,永遠放在心。
電影《國產凌凌漆》經典一幕,古明華亂槍掃射梁思浩,收取人民幣放走周星馳。死者最近翻舊賬,指星爺虐待、存心戲弄、不念舊情。「我拍得好開心。拍星爺的電影,一定超時,份糧大份好多。
「況且,你見他即場度劇本,才華橫溢,怎好意思不盡量配合?」
三個人,大概也只有這位公安,有朋友。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