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不是陸小鳳 是陳近南 劉松仁

最後更新: 0804 19:23 / 建立時間 (HKT): 1025 00:00

世人但知劉松仁《陸小鳳》卅六年來無可替代,風流倜儻。
風流倜儻包括:十幾年前(其時五字頭)娶得空姐歸。如果你聚焦他私生活,可以到此為止。劉松仁除了認證資料沒出錯,「無補充了。」低調從不接受專訪,他自言並非公眾人物,藝人也不算,只想做個演員。

拒談私事麼?《豪語錄》遇遍被訪者口口聲聲:「不如講工作講演出吧!我最熱愛工作㗎嘞。」筆者順得人,就徹徹底底探究表演藝術吧,然後唔到五分鐘,他/她便無貨賣寧願講番情情塔塔——並非不想扮專業,而是他們真的不懂。
劉松仁相反。即使懷疑他是為了岔開話題,但他對過百部影劇每一角色,隨口抽問,都能憶述任何場口任何對白,理論實踐並重分析點解咁拍點解咁噏,寶貴經驗已非這六頁紙能盛載——你還堅持只肯睇八卦嘢?
正如上期寫陳玉蓮《不是古墓派是逍遙派》;難忘陸小鳳,更難忘冷門之選陳近南(見周星馳版《鹿鼎記》)。陳總舵主教韋小寶(大意):「『天父地母,反清復明』係俾出面嘅人聽嘅,太深佢哋唔明。」有心人另具抱負,認真到一個地步不合時宜,選擇沉默,世人唔明,於是歸類稱為低調。
十月十四日,大好星期天兼逢六十三歲生辰,劉松仁影完第一張相便想鬆人,結果愈說愈激動,欲罷不能,比反清復明更有火。

收錢

曾經讀過,某雜誌找劉松仁,劉松仁說:「你提出問題,即係我教你,要逐條收學費。」於是拉拉扯扯成篇——真有此事?
劉松仁這天反問我:「這條也算問題吧?」
孫老爺道:「當然,無論問什麼,都得要五十兩銀子。」……(中略)……「你們為什麼總是不願見人?」木道人忽然又問。「因為這世上根本沒有值得我們見的人。」木道人苦笑,這五十兩銀子花得更寃。
——古龍《陸小鳳•第三冊》
劉松仁果然有武林高手之風,幸好心境變隨和,今天破例。「真有此事,而且試過。多年前在天津工作,有個內地新人問我演技,我話要收費,小演員身上只有一個幾毫人民幣,我便逐分錢收逐條答。」
不用懷疑他貪那雞碎,重點在誠意。劉松仁說,自己認真地答,對方是否認真地聽呢?所謂請教,可能出於解悶搭訕,可能出於客套奉承,便無庸嘥時間。
但記者以發問為職業生計,怎會欠缺誠意?
「是我不識應對傳媒,所受的專業訓練不包這一環。蝕底的,最差或者明天便無得撈,但我都撈了四十年,賺咗。」
講笑咩,演戲豈非正是人與人溝通技巧?
「是有否需要呢?觀眾了解一個演員現實生活愈多,愈難睇得投入——佢真人邊係咁,佢扮嘢之嘛,甚至由年齡諗咗去點保養。即使你今次把我報導成好好先生,都會影響我下次演奸角。不如,視我白紙一張。
「所以我不做主持,好的主持拿真性情來與觀眾交朋友,何守信專注司儀時期便難演戲,無說服力。」

感動

今次願為《名媛望族》站出來,因為滿意新作吧?
「是情況特殊,正值無綫人事變動,劇本遲遲未定稿,我和家人——劇中的家人商量,無論細節怎樣,戲是溫情戲,我們先培養親人般的默契吧。《名媛望族》講離離合合,但本質重溫情,沒有殺人放火式預告片段,所以初期要靠宣傳幫一幫,我如是,陳玉蓮如是。
「沒所謂滿意之作,我每次都滿意,年輕時演技較嫩,但總盡力做到當時能力中的最好,那種情懷,後來未必演得回來。」
劉松仁口中的家人,並非隨口扮 friend,他說劇力萬鈞如《大時代》便無需如此培養,實事求是得不避倒米。
「當年播完《陸小鳳》首輯,我們三個(黃元申飾西門吹雪與黃允財飾花滿樓)很突出,我建議監製王天林第二輯加入鄭少秋(飾葉孤城),那股氣勢才抗衡得到。作為藝人我不智,但我更加是個演員,演員唔係鬥紅鬥靚仔,係鬥幫到部戲。」
懷念那年代,新不如舊?
「到拍《歲月風雲》,新人們都忙,五點通告一定不準時,我索性每日四點半坐鎮,口噏教不到你,我用行動去感動你。
「我老媽子便用了她六十年人生,去感動我這個不懂孝順為何物的兒子。」

迴向

劉松仁愛改寫劇本,達執迷不悔地步。
「我在麗的映聲受張瑛、吳回叔等前輩教導,演員訓練學埋編劇、場務,我從不認為這叫撈過界。」
並非恃老賣老,早年即參與創作,他說:「古龍小說好睇,但偵探推理部分則欠工整,有時太簡單,所以我演到破案時一定要講得快,不可撚對白,否則便是當觀眾傻瓜。」
但來到今時今日,「改寫劇本」已經被劃入藝人大牌、乞人憎的罪證之一。
「 I don't care!」
一切為部戲,多麼基本又遙遠,值得嗎?杜汶澤說的「認真地做一件不認真的事」,當電視劇已淪落被指為師奶們炒菜送飯的嗌交戲的時候……
「我更加要做,我不做誰來做?電視養活過我,有責任告訴人曾經可以唔係咁——新人甚至早唔知圍讀、排戲係乜。」

夙慧

劉松仁是虔誠天主教徒,畢業於聖約瑟書院,長期參與聖堂專工。「中途離開過,迷失過,現在想做多些。
「神父自幼教落,世界已太崇尚物質,無必要再 hard sell埋一份,所以我不拍廣告,尤其第一份找我的是雲絲頓香煙,更無可能。」
大概屬於早熟型,永遠胸有成竹智者派頭,從沒失手失態。
「怎會呢?是上天和觀眾對我包容。我發火,大家包容認定我是為緊張工作。我放棄包裝成明星,同時亦受惠於不被注目的好處。
「多年來的動作鏡頭,例如《蜀山》,跌歪多些少,上天已可收番我;怎會不風流過?再行差踏錯多半步已足夠身敗名裂。上天都錫我,留我來用,可能就是留我去教人。我今天講了咁多,你十年內不用再訪問我。」
登台唱歌是怎麼回事?
「起初米雪帶我去登台,我等錢使,就去。練過,但唱不好,便怯,覺得像呃緊人,一有戲拍,便不再登台。現在我也貪錢,尤其入咗英皇(簽經理人),總之不熟不做囉。」
可以這麼總結嗎——劉松仁並非比後輩叻,但比後輩認真?
「可以!」斬釘截鐵。

Chok足四十年

古龍人物一身古龍水味。無綫靚女公關服侍劉松仁扣呔針,旋入式設計頗考心機。「唔好意思呀松哥,粒鈕好滑。」
我說:「唔係粒鈕滑,係小姐雙手太滑。」劉松仁接口:「是她想親近我耐啲啫。」
薑果然老的辣,我醒起剛才他自白年少風流,反應之快,猶帶陸小鳳風采。
抑或我和公關小姐都被耍了?正如陳近南應酬天地會的嘍囉,講太多道理怕你悶親怕你唔識寫,不如結尾來個冷笑話皆大歡喜。
多得大俠 corsiderate,本篇勉強符合八卦需求:劉松仁口花花撩女仔。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