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兒童不宜 林子善

最後更新: 0804 19:34 / 建立時間 (HKT): 0425 00:00

林子善正在吃辛辣麵,在佔有五十巴仙股份的冰室吃辛辣麵。冰室開在大坑地鋪,分店在灣仔。單是繳付租金,每月至少超過十萬。
望着他,你會情不自禁湧出妒意,或不屑,最低限度也不解。一個在屯門大牌檔長大的偽小混混,讀書不成,其貌不揚,仲要生得矮,在大學生們日日埋怨買唔到樓租唔起樓的今天,為什麼比你比我都吃得開?林子善稱呼周星馳做老闆,曾志偉是老豆, 黄子華是師傅,鄭嘉穎是大哥,面不紅耳不熱。你還不明白?
「擦鞋?如果我見高拜見低踩,你可以說我擦鞋。但我對人人也一樣,如果還算擦鞋,我擦得比其他人成功。」一早說過啦,了解中英數社科健,怎夠學好處理人際關係來得重要?聽一聽林子善的奮鬥史,對於仍在埋首教科書的貴子弟來說,危險性,遠超過帶他們入戲院觀看一齣港產的 3D鹹片。

赤子

林子善的冰室,賣意粉、賣三文治,其實更賣左右兩面牆,掛滿明星照片與簽名,像星光大道。
「開張,我叫十個朋友來,結果,會有十二、三個話知道我開鋪主動走過來。」你說林子善是樂易玲,我才明白。
「三嫂(戚美珍)話我是一個赤子。其實,赤子是什麼?」
林子善不清楚自己算不算赤子,但很懂得如何將弱項化成強項。「我讀唔到書、唔靚仔、矮,所以無殺傷力,容易被人接受。有攻擊性的人不肯彎腰?我肯!所以我湊主角好似三哥(苗僑偉)同大哥(鄭嘉穎),湊得好開心。」
湊?你當自己是助手還是跟班?「我根本喜歡照顧人,尤其照顧長輩,一有人除衫,我就去拎。你說我擦鞋,你可以擦得我咁好,你贏。
「擦鞋,也要擦得靚啲。」
如何謂之擦得靚?立即示範:「對長輩,很簡單,你要用行動表示敬佩。周生(周星馳)有很多說話講得好啱,愛,要講呀,唔講出口,無人知。」
敬佩。

下屬

林子善憑拍攝《喜劇之王》入行。那一年,他還在屯門的海員訓練中心讀書,在同區鼎鼎大名的李氏舞蹈團習舞,夢想是成為郭富城身邊的舞蹈藝員。「因為,聽聞做郭富城的舞蹈藝員一定唔可以高過郭富城。」
小朋友閒來愛整蠱作怪,舞蹈團的師兄覺得夠搞笑,幫他填好表格,報考《喜劇之王》招募演員計劃。「我山長水遠由屯門出到廣播道面試,嘩,由商台排上港台,成三百幾人,想走,又覺得一場來到,見一見明星也好。」
考核條件是扮演不是自己的自己,有人扮女人,有人扮動物。林子善想到自己不是古惑仔,但當年流行古惑仔,於是扮古惑仔。想起屯門有個愛吹噓的朋友,門牙全爛,說話漏風,林子善在周星馳、吳君如面前扮起這位洪爺,順利過關。角色還被原裝移植入電影內。
「十五歲,舞蹈團的導師見我氹得掂師奶,出到萬五蚊一個月,叫我開班教跳舞,我選擇拍戲。周星馳未必是好人,但他沒有虧待我,我是他下屬時,齋坐,每個月也有五位數收入。拍《喜劇之王》,他有鬧到我飛起,但沒有他去踩到我最盡,我怎可能爆出來?
「做人,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舞男

一手簽入林子善的田雞(田啟文),當自己是周星馳朋友,結果離開。林子善跟大隊,零入息下呆等了兩年,靠老豆老母女朋友養。
「好事來的,令我清醒。做演員這一行,好睇唔好食,著到全身名牌,好多根本完全無錢,要問我借,仲要唔還。」
做演員死路一條,林子善轉去夜場學打碟,做 DJ,好似好型。他說得最白:「即係舞男。試過有個大佬,帶住二、三十人來,話阿嫂好鍾意睇我做戲,叫我陪佢女人跳舞。
「邊敢掂阿嫂呀?」
幸運,強勁人際網絡又啟動。在周星馳時代認識的小龍(陳國坤),叫林子善幫手搞演藝人協會的騷,於是埋了曾志偉堆。還未夠,隨便叫林子善落樓下探班,竟然讓黃子華睇中,指明要林子善入無綫拍《奸人堅》,做自己下把。
離譜到黃子華即將回歸電視台,也講明要求監製在新劇中安排角色給林子善,有如秤不離鉈。
「上一次睇師傅(黃子華)的棟篤笑,之前聽聞過他的身體不太好,入到後台,見到他比以前瘦了一圈,立即想喊。
「之後,他也取笑我,不過游多了水吃得清淡些,你低能仔為什麼要喊?」
噢,你做到嗎?

古惑仔

如果你跟林子善有相同成長背景,你都可能做到。
父母在屯門開大牌檔,林子善經常要出樓面幫手,三山五嶽的人,他見過不少。
「做演員的,很少敢承認自己認識黑社會。我認。做 DJ時,泰龍是我老闆,他俾人斬死,我也難過。我不理會他有什麼背景,他對我好,這是事實。」
林子善的哥哥是警察,當差十年,仍然認為弟弟是個古惑仔。「以前,有個屯門揸 fit人常來幫襯,叫我要跟大佬,不要跟他的孫,直接跟佢。
「我問:『點解你要入黑社會?』他笑笑:『可以的話,你最好不要入。』連揸 fit人也這樣說。」
對於朋友,林子善說,他只見優點,不理會缺點。能夠隱惡揚善,利己利人,便是義氣。
不過,他補充:「我的朋友,的確是長輩多,同輩少。」

林老闆

在冰室旁的後巷做訪問,林子善不忘跟過路人打招呼,彷彿整個大坑的街坊也通通認識。
冰室的另一位老闆是電影導演,基本上,由決定賣奶茶咖啡到租鋪到管理員工到賺到錢再開分店,也是導演的主意。其實,請來林子善合夥,也是導演的主意,無非看上他的人脈。
「每人投資七十五萬,第一個月,已經收支平衡。」做得老闆多,仲點做下把呀?「老豆(親生嗰個)教的,能力愈大,賺錢愈多,條腰應該要更低。我最近見到好耐無聯絡的(黃)秋生,係驚會俾人話我擦鞋,我都唔理,照樣衝上前打招呼。」
林子善甘心做下把,他的目標很簡單,只想當下一個許紹雄,似乎,沒有想過做杜汶澤。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