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贏在終點線 李福慶

李福慶(右)坐在為妻子余愛喜而製的帆船 TRU LUV II,左手倚着船身,右手揸舵,一臉神氣。
最後更新: 0804 19:35 / 建立時間 (HKT): 0502 00:00

李福慶的大哥李福樹,是香港首位特許會計師暨前行政立法兩局成員;二哥李福善,首位高等法院華人法官;弟弟李福兆,人所共知的前聯交所主席。
那李福慶是誰?
生於東亞銀行李冠春家族,李福慶上半生的成就,輸了九條街。但論下半生,他卻又贏足九條街!大哥及二哥已因病離世,弟亦患癌,早前更在報章怨憤炮轟:「香港俾過乜嘢我!」快將九十歲的李福慶,幾乎日日食雪糕,逢週六必到遊艇會賽艇,常拿第一,揮低平均年齡只有四十的對手。他還天天游水,游足三十個塘,叻過不少後生仔。說到在四兄弟中,他最豁達逍遙,是為養生之道;重情的李福慶,只笑笑,低頭不語。

上週六上午,李家為剛於二月離世的李福善舉行追思會,家族多名成員,包括李福善女兒、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姪兒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和前教統局長李國章等,都有出席,身為親兄弟的李福慶和李福兆當然不例外。二人同步離開時,李福兆戴上墨鏡,一臉嚴肅,急步便走,而李福慶則面帶微笑,主動與記者示好。李氏兩兄弟的性格截然不同。
見慣生死的李福慶,出席完二哥的追思會,下午即到銅鑼灣遊艇會出海試航;一身鮮紅色運動裝,戴着鴨舌帽的他笑說:「熱頭曬,曬到頭頂都無晒頭髮呀!」李福慶上船後,坐在船後左方的米白色軟墊,那是他的舵手專屬位置,「 Pat pat無乜肉,坐得耐會痛,所以要咕𠱸墊一墊。」他又笑道。是次出海,只為測試船上的風標等儀器,過程只短短半小時,帆船在維港內左搖右擺,但見李福慶神態自若,一邊揸舵,一邊與船員討論儀器運作;哪裡有水流,哪裡有暗湧,他都知,更不時對着在另一艘船的攝影師揮手打招呼。上個週末碰巧下大雨,「餓船」已久的李福慶,這天試航完甫下船,即說:「好好玩、好開心。」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線。

好勝在玩船

有船玩便開心,無船玩便憂心,這就是現在的李福慶。他在七十年代、即五十歲時開始涉足帆船運動,當初由朋友介紹,怎料一玩上癮,每年也會參加由遊艇會舉辦的維港帆船賽,雖然贏出賽事並無獎金獎品,但他樂此不疲。李福慶專攻 Ruffian組別賽事(組別按船身及帆桅不同長度而定),面對十多隊、平均年齡只有四、五十的對手,李福慶的成績依然彪炳,近十幾年不是第一便是第二,甚少跌出三甲以外。「我好勝,玩船要比賽我先有興趣,自己去遊船河無乜興趣!我想第一,想要呢隻手指囉!」李福慶舉着拇指道。
「我最鍾意大風!試過三號風球都照出去。大風時船身會好側,新仔唔識 handle大風,但係我揸軚夠定,愈行愈快,咁就會贏!細風我無耐性,我交俾助手!」賽船講求經驗和人脈,從前帆船只是外國人的運動,華人難以貿然參與,但李福慶邀請別人跟他出海實習,不斷引入新血,大大擴展華人在帆船界的勢力。在遊艇會內,幾乎人人見到李福慶也走上前打招呼,叫一聲「李伯」。連以玩帆船聞名的鋼鐵大王龐鼎元二公子龐輝也說:「李伯愈戰愈勇,我都跟過佢!」好勝的李福慶,將其中一隻帆船命名為「 Victory 9」,前者代表勝利,後者是因為他在李家排行第九。

同族共居

翻看族譜,其實生於一九二三年的李福慶排行第八,並非第九。他解釋,父親是顯赫一時、東亞銀行的創辦人李冠春,媽媽譚黛卿則是繼室,「她連續生三個都係女,生到第四個係仔,計埋正室兒女,呢個仔排行第七,點知養唔大夭折咗。媽媽好傷心,所以七字係忌諱。問你今日幾多號,如果係七號,你唔出聲,大家就會知。」其後他母親先後誕下福善、福慶、福兆三個兒子,大哥李福樹則由元配源佩英所生。
李家奉行同族共居,一家人同居於半山堅尼地台六號及八號大屋,關係密切,少時的李國寶與李國章最愛通屋跑。閒時李冠春會帶家人到淺水灣游水,而李福慶卻怕水,結果被罵「無膽」。七、八十年前,根本無公共交通工具直達淺水灣,須以私家車代步,故李福慶記得整個海灘只有他們及其家庭醫生馬超奇兩家人,當年沙灘暢泳原來是「貴族活動」。由於三十年代還未推出香港身份證,故他十五歲時自稱為廿二歲,並考獲車牌。

與李福兆最親

四一年李福慶依從父親指示,前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主修造船工程,再到密歇根大學唸研究院,以便打理家族船務生意。但不出三個月便發生珍珠港事件,日本與美國開戰,李福慶與家人失去聯絡,「驚住唔夠錢,又掛住屋企人,學校程度深,讀書讀到喊」,至戰爭結束後才回復通訊,李憶述。四八年順利畢業回港,便在太古船塢工作,一做十多年至裝船部經理。六九年,他離職與弟弟李福兆成立永盛證券,同年又聯合其他九個股東,成立首個由華人創立的遠東證券交易所。但其實李福慶只是掛名性質,其後四個交易所合併便告離職。
他與李福兆很親;早年有「股壇教父」之稱的李福兆,曾因非法收受新上市公司配售股票,入獄三十二個月,由天堂跌落地獄。現時李福兆已八十四歲,仍耿耿於懷,近日意氣難平對傳媒說:「我為香港做咗咁多嘢,你掉番轉頭問香港俾過咩我呢?」李福慶對此不願多談,說到其他兄弟的生活亦只微笑道:「我無佢哋授權,唔能夠幫佢哋代答喎!」他曾言感恩生於李家,讓他有條件做自己喜歡的事。說到工作及其他,很多細節李福慶已「忘記」,無意再談,但一說回帆船,他又變得眉飛色舞。

游足三十個塘

艇癡如李福慶,多年來未停過玩艇。唯獨是一○年他八十六歲時,與家人前往緬甸旅行不慎染病,被迫停賽。回港後他始發現自己感染肺炎,大半個肺部已變白,要入住深切治療部,其後休養近兩個月才痊癒。經歷猶如死過翻生,他卻哈哈笑道:「無事!一樣咁鍾意去旅行,一樣咁鍾意玩。」李福慶也絕不戒口,與船員賽後會食薯片、飲啤酒或 Coke Zero。平日最愛朱古力雪糕,家中雪櫃必有存貨,「忍得住就唔食,但我差唔多日日食。唔可以樣樣嘢都話有益無益,咁生活有咩樂趣呢?」他即場示範,如何食杯裝雪糕,食到舉杯「連汁都撈埋」。
事實上,大病兩個月後他已蒲出來運動。即使年近九十,但無病無痛,有氣有力,每天都到遊艇會或馬會泳池游水。高峰時可連續游六十個塘,最快紀錄是四十二分十七秒;現時減至三十個塘,他心有不甘:「好唔開心,依家要停一停,抖幾啖氣,差唔多要成四十分鐘。」這天記者看李福慶游泳,上水後他中氣十足:「今日你哋喺度同我傾偈,搞到慢咗三分鐘。」他不滿意成績,但泳池救生員已大讚:「李伯好叻,有啲人三十歲,游一個塘來回已經頂唔順。」李福慶說,七十幾歲時才醒覺有需要運動,有心唔怕遲,眼見「游水嘅人把聲都大啲」,便決心訓練自己。「難先做,唔難唔做,即係頑皮,大家成日話我老頑童!」他再次眯眼笑着說。這樣的長途耐力賽,總會有想放棄的一刻,他的動力來自家中愛妻。「每次返屋企,太太一定問今日游幾多個塘,我唔可以講大話,無形中唔知係咪激勵咗我!」李福慶頑皮道。

愛妻號

李福慶極愛錫老婆,早年曾設計兩艘帆船,名為「 TRU LUV」及「 TRU LUV II」(即 TRUE LOVE)。「我氹我老婆開心,太太個名叫做愛喜,愛,咪即係 TRUE LOVE,咁佢咪俾我出海囉!」李福慶與妻子結識於密歇根大學,二人在研究院修讀不同科目,但他一見鍾情,出盡法寶猛烈追求,不時邀約對方出街跳舞。後來,李福慶要前往蘇格蘭的船廠實習,二人分隔兩地,他便寫情信維繫,最終奪得美人歸,於四八年成婚。「佢年紀仲大我幾個月,好健康,朝朝早踩幾個字單車,穿針線都唔使戴眼鏡呀!今年八月廿八號,結婚六十五周年,會同佢慶祝。」他看一看左手無名指的金色戒指說。
愛妻相伴,李福慶現居於山頂白加道大宅,閒時與兒孫乘搭郵輪旅行。兒子李國謙是會計師,業餘最愛揸飛機,大女兒是經濟學家,小女兒是則師,二人現時是幸福家庭主婦,一門三傑。以往他堅持半山堅尼地台的祖屋不賣,現時已放下,讓後人拆卸並準備重建為豪宅。該地皮現時仍由李福善、李福慶、李福兆及李福樹兒子李國寶與李國章,以公司名義持有,各房分別佔四分一業權。問他有何人生道理可分享,他搖搖頭幽默道:「唔好問我啦,你上網 Google search『 Li Fook Hing』,就會有 Li Fook Hing個 story走出來。」他步向那架只有兩個座位的 smart car,親自駕車歸家去。竟然是 smart car?「貪得意囉,似玩具,好似好快咁。不過老婆唔鍾意,覺得危險,同佢出街要揸番七人車。拜拜!」人說「相由心生」,其實健康的身體、一生的果報,同樣由心境出發。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