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小豪語錄 錢小豪

最後更新: 0804 19:56 / 建立時間 (HKT): 0612 00:00

有睇膠劇《西遊記》嗎?未抵達大雷音寺取得西經前,先經過小雷音寺,像鏡子的兩面,是宿命,也是修練。
凡事沾着小字,不免變變味。小豪語錄的主人翁,溫和世故,渾忘一代打星的豪語干雲。
錢小豪最愛提及兒子——我知,你想起那隨郭秀雲改嫁改名改姓的龐景峰,怎可能樂意?錢小豪談的是現年十一歲的兒子,很少人記得,他已重建幸福家庭。
錢小豪曾捲入刑事案件——我知,你想起偷拍裙底;我說的是九四年他救出一名被挾持女子,而獲頒好市民獎。這天連他也摸摸頭說:「大家只記得壞事。」我記得好事,因為近日社會太不安全,寄望英雄。
英雄身兼無賴,人有善惡兩面——道理很膠是不是?正如狐狸精可以是小孤女。港聞頭條可以穿越娛樂頭條,現實也一場膠劇。

相關新聞:錢小豪靠殭屍吸金 孖大仔破冰合照

回望

業餘賽車手這天沒自駕,坐太太丘倩鳴車來西貢墟。老公隨本刊出發,主婦交人後即閃。
前妻郭秀雲不會是躲於鏡頭後的女人。
錢小豪說:「我以前揸兩座位,後來揸四座位,現在愛七人車,一家大細嘛。」
賽車嗜好,由十一歲錢穎德繼承。「送他去小型賽車。不懂的家長,一係硬性唔准,一係任由𡃁仔亂嚟;我勝在懂,知道安全底線在哪,便無問題。
「早幾年 Michael Jackson死,電視不停播,個仔自己識跳起《 Moon Walker》來,他有舞蹈天分。」說得喜孜孜的,兒子就是兒子,不用在前面加個「細」以資識別。乃父另一強項,功夫,則暫時未感興趣。
筆者倒會問,大兒子(龐景峰)有練武?
「不清楚,很多年無見,如果有一日他肯同我飲餐茶,我都想知。」
事無不可對人言,但僅此而已。撇開離婚因素,一般老爸也會覺得廿幾歲仔沒什麼談資吧。五十一歲的錢小豪正沉醉於錢穎德天真可愛,從中找回自己身影。

慢動作

錢小豪自幼拜入大聖劈掛門下,十四歲打擂台獲獎, KO決勝負嗰隻,並非套路表演。「爸爸當年在擺花街做古董裝箱生意,當然不贊成。第一次唔敢俾佢知,到第二次,他去修頓睇我比賽了。打拳不會學壞,反而培養生活紀律,搞壞咗身體想贏都難。」
由此進身邵氏武打演員,影響胞弟錢嘉樂入行。錢小豪現仍有在觀塘開館,教大聖劈掛,教泰拳,也教體適能和太極。「愈來愈喜歡太極,踢腿不用高,慢慢的,你說踢得快抑或踢得慢難?梗係慢更考功夫定力,這是修練,修心養性。」
錢小豪早期是小子式少俠,後來直頭大俠——《原振俠與 衞斯理》(八六年)的原振俠, 衞斯理由周潤發飾演,那是錢事業高峰,至今未攀回。
但我說的俠是,他現實裡也捉過賊。
「那次和朋友在大埔仔村過馬路,迎面一女一男一前一後行得怪怪的,女子突然大嗌:『我俾人挾持呀!』我瞥見有支黑色嘢頂着她背脊,就撥開、制服那男人,後來知道是假槍。」錢小豪摸摸頭說:「為什麼問起呢?大家只會記得壞事。」

相關新聞:輪住電兩個中佬 46歲郭秀雲起雙飛

快格

關於壞事,觸發今次相約《豪語錄》,因為偷拍裙底成風,我想,藝人中有嗎,錢小豪有,判守過行為。
關於好事,更大動力源於上月台北捷運斬人案,幸賴熱心乘客主動引開兇徒減低傷亡,我想,藝人中有如此見義勇為而且得獎嗎?有,又係佢。
錢小豪靦覥起來,只歸功於師門訓練:「是『乒乓波反應』,同被一拳打過來無分別,我神經反射就推開,沒想過什麼見義勇為,一想已經做唔切。」
對,書讀得多冇×用,道理愈多行動愈慢,德育科計埋入升學成績又點?社會從不缺乏智者,有時,寧願需要帶點任性的英雄。
錢小豪說:「我明白你的感慨。大陸鬧市裡監生打死女仔,奇在不只一個途人從不同角度拍下片段擺上網,如果一人伸一腳,個女仔本來唔使死。
「教育還是有用的,台灣灌輸忠孝仁勇咁多年,事到臨頭就知有用。我相信香港都可以,總之唔好淨識影手機啦。」
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
——《史記•游俠列傳》
司馬遷記載的古代俠客並非一味歌頌,同樣飄飄忽忽帶着缺陷,重點在於「羞伐其德」——羞於把自己的德行常掛口邊。錢小豪算公平,對污點不願多提,對榮譽亦只小小豪語。
諗深一層,救人在九四年,他剛離婚心情低落,難能可貴了。錢小豪說:「實情是,我都唔多記得。」
這是個反英雄時代,去年翻身之作《殭屍》,片中道長、捉鬼英雄和英雌(陳友、錢小豪和惠英紅)盡皆窮住公屋的悲劇人物,與八、九十年代他主演一系列《殭屍先生》大不同,鏡射式顛倒。
錢小豪說:「寫實嘛,重拍一模一樣沒意思。但懷念的是當年的簡單快樂,驚吓笑吓已滿足到觀眾,現在生活太沉重。」
最近他拍港台劇集,描述小市民一生爭取一間幾百呎豪宅,再爭取一個骨灰位……
「爭不到,便撒入大海了,到時仲有冇知覺好呢?如果人死後無知無覺,太可惜;如果有,豈不是更痛苦?」

折射

《殭屍》導演 Juno夠毒,氹拍這「半自傳」(錢如此形容)——片中過氣明星結局自殺,久疏問候的兒子在殮房才見最後一面——那刻,又有沒有知覺好呢?
「我百無禁忌。現實未至於咁灰暗,我還有很多事要做俾個仔睇。早幾年上大陸,做茄喱啡,無問題,但兒子不知道 daddy在努力工作;現在留港多,還會拍 TVB劇,那是小孩子見得到的榜樣。」
當然,指十一歲兒子。
錢小豪褲上印着「錢」字,「那是嘉樂和牛仔褲品牌合作,錢家班嘛。」弟弟比哥哥吃得開。特技人出身的錢嘉樂曾自嘲,無諗過會變埋諧星;正如錢小豪這天說,無諗過會被歸類為苦情戲演技派。
「我們動作演員,一向話冇乜藝術性,但識飛車識打拳也是一種實力呀,拍什麼戲也有機會用得着。至於演技,就不說我,你看小紅(惠英紅),浸咗咁多年,人生咁多經歷,點會唔變演技派?」

鏡子的兩面

或因提起大聖劈掛和《殭屍先生》,錢小豪忽然說:「我和秋生幾有緣分。」
錢小豪、黃秋生,嶺南中學校友,同於大聖門學武並收徒開枝散葉,更頂癮者,錢一系列代表作的角色名字,叫「秋生」。
是故意玩綽頭嗎?純屬偶然,首部《殭屍先生》在八五年,「影帝秋生仲讀緊訓練班。」兩人的巧合,亦僅此而已,別搞亂。
但,天曉得呢?你重溫舊戲,可能試過像筆者一樣心起疑竇;甚至當事人的他們也怕搞亂——點解錢小豪在飾演黃秋生嘅?一定有玄機在內……平均壽命愈長,老人腦退化症愈普遍,記啲唔記啲,大家某日難保不混混沌沌。
混沌,才是宇宙常態。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