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反新界東北發展】便衣警察潛伏示威區 集會結束後即變身

建立時間 (HKT): 0625 06:15

警察潛伏示威區

「我有權集會!便衣警察離開!」上週五,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申請,五千名示威者在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集會,主辦團體高叫口號,要求「隱沒」群眾當中的便衣警察離開示威區。

事緣本月十三日的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現場,一名沒佩戴委任證的便衣探員被踢爆混入示威人群,更有示威者指控便衣煽動群眾情緒,引發衝突。事後署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否認便衣探員作出煽動行為,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更指「如果個職務係唔方便展示,我哋冇要求同事展示委任證」。

究竟便衣探員有什麼重要職務,可以不展示委任證?本刊上週五直擊多名沒戴證的探員,化身為集會參加者,在旁監視示威者動靜,密密收集情報,集會結束後部分戴回委任證的便衣探員在金鐘港鐵站突然截查社運人士身份證,相信已追蹤觀察她一段時間。兩名社運人士集會後亦被捕。

執行政治任務的警察,原來梗有一個喺左近。

本月十三日,一群反對發展新界東北的市民企圖硬闖立法會大樓,一名灰衫男子被推倒在地,然後急急從褲袋拿出委任證。據了解,該名男子疑是港島總區刑事總部重案組 2B隊主管周學賢,該隊追蹤調查周諾恒、梁穎禮等社運人士已有數年。上週五,他亦有份拘捕古洞村民周豁然。記者本週二致電到他的辦公室並留言,但不獲回覆。

「土地民化陣線」成員麥家蕾亦向本刊表示,六月六日佔領立法會時,有沒戴證的便衣探員親口承認曾開門讓外面的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更說「冷氣都係我熄」,令人進一步懷疑警方刻意派出「臥底」混入示威者當中搞事。

上週五反新界東北發展的示威者連續三星期到立法會外集會,如臨大敵的立法會與警方「傾掂數」,把示威區移至政總公民廣場外。當日的示威相當和平,便衣臥底的行動亦相對收斂,大部分時間默默觀察,然後低頭按電話,似是發送訊息。

這些臥底有明顯警察特徵。在熱鬧的集會中,他們表現冷酷,經常依傍欄杆,甚少與人交談,盡量避免站在示威橫額附近,更不會呼喊示威口號。部分較明顯的臥底,則會戴上免提通話耳筒。

相關新聞:【雷射筆都拉】5年前混入人群扮示威者 周學賢高級督察晉升總督察

手機密密傳資訊

其中一名戴鴨舌帽、身穿綠色 Tee的中年男子,雙耳全程戴上耳筒、雙手抱胸,惡形惡相地在群眾之間游走。記者欲上前採訪他「參加集會有何訴求」,他立即盯着記者說︰「唔得閒。」他冷靜地混入群眾當中,站在戴口罩青年附近,又留意着大會與示威者的互動,然後透過免提通話裝置與人對話。

記者再上前詢問他是否警察,他呆了一呆,三秒後用雨傘擋着記者鏡頭。

便衣︰「唔該你唔好阻住我……我冇必要答你吓嘛!」

記者︰「冇戴委任證係咪違反(內部)規條?」

便衣︰「違反咩呢請問?」

記者︰「警例囉!」

便衣︰「警咩例呀?」

記者︰「你唔係差人?」

便衣︰「係唔係同你有咩關係?」

便衣說畢就扮若無其事行開。不過本刊拍攝到集會完結後,他與同袍有傾有講,然後一同乘坐警車離開金鐘。

現場另一名穿著綠色 Polo衫的年輕男子,穿插在示威者當中,手握社運人士印製的《行動者指南》,又舉起手機拍攝現場情況,再傳送資料。記者上前向他查詢是否警員、有沒有委任證,他欲「逃去」不果終於停下來,說︰「我有呀。」然後在鏡頭前戴上證件走開。

當然,不是所有臥底便衣都如此坦白。另一名穿著黑色 Polo衫,下雨期間為上述年輕便衣探員打傘擋雨,他與另一藍衣中年女士站在欄杆旁觀察示威者,有時低頭傳送訊息,黑衣男更自製休息時間,在附近吸煙輕鬆,當他得知記者身份後,對記者查詢不瞅不睬。

集會結束後變身

晚上八時許集會結束後,這兩名黑衣男和藍衣女的行動才開始。社運人士與市民離場後,他們戴上委任證,與數名男同袍在金鐘港鐵車站截查麥家蕾,在閘外要求剛入閘的她出閘,並抄下其身份證號碼。麥相信她是目標人物之一,便衣在現場是為搜集集會組織者或「搞事」證據。便衣當日亦在集會後拘捕社運人何潔泓及周豁然,由六月六日至今,因反對撥款計劃而被捕的示威者,最少有三十一人。

《警察通例》訂明,「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份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份。」不過,有律師指條文有灰色地帶,包括何謂「與市民接觸」、「案發現場」等字眼,有爭拗空間。

警務處發言人回應指,防止及偵查罪案時,需要視乎當時執行的職務,有需要時會展示委任證。關於行動細節,警方不宜透露。有督察級警員向本刊指出,便衣並非在示威現場執行政治任務,只是負責進行監察工作。

臥底搜證侵私隱

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直言,《警察通例》只供警方內部使用,現時沒法例規管警員沒戴委任證或涉濫權的情況。他認為便衣警員在示威集會中沒佩戴委任證,會令參加集會的市民擔憂,「便衣可能要進行逮捕、搜證工作,會搜集個人私隱作為情報,變相令到某啲人唔敢參加集會,嚴重嘅會係白色恐怖。如果有便衣插贓嫁禍,或者做踩界嘅行為,主辦單位比較難識別,對示威者唔公道。」

撰文:袁慧妍

攝影:黃叔榮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精彩內容壹手掌握

下載連結: http://bit.ly/Next29App

如對會員訂閱制遇到任何問題或意見,你可以致電 2623 9985,或電郵聯絡客戶服務主任 cs@nextdigital.com.hk,我們定當盡力協助!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