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虐傭案中案》羅允彤獄中剖白

建立時間 (HKT): 0203 06:10

上週五,羅允彤的年邁母親、姐姐敏姨和兒子,冒着寒雨到羅湖懲教所探望她。記者寫下了多條問題給姐姐記下,再由她轉交羅允彤。由事件曝光到罪成入獄,羅允彤一直被社會覺得她十惡不赦和罪有應得,但她堅持是一宗冤獄,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傳媒訪問並剖白她的想法。  

記者:記  羅允彤:羅

記:有冇虐待過Erwiana?覺得自己最強反駁理由是什麼?

羅:我從來沒有虐待Erwiana。第一,我有出糧俾佢,有證有據,佢亦有簽收據,但佢就扮無辜。第二,我有俾佢放假,係佢話自己想要錢,不需要假期。第三,我沒有禁錮佢,佢懂得開啟門鎖,可以自由出入門口。第四,控方根本沒有證據,只是三個印傭聯手說謊屈我,我有證據法庭又不理。

記:這次付出了什麼代價?

羅:我根本沒有做過,不應受到如此大的代價。她們屈我令我判監六年,現已坐了一年冤獄,整個家散了。不能和家人生活,不能照顧老公和子女,沒有自由。外界說我是惡魔、女魔頭,但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家庭主婦。我傾家蕩產去借錢打這場官司,只是想還自己一個清白。

記:獄中生活有何感覺?

羅:好像覺得自己下了地獄,被人呼呼喝喝當我是衰人。我覺得好委屈、好驚、好傷心和好無奈,但又不知可以做什麼。入來後,很掛念家人,又擔心一對子女無人照顧。睡不好吃不好,經常會哭出來。

記:有什麼話想跟全香港人講?

羅:我沒有犯過法,是三個印傭同印傭組織串同屈我,令我含冤受屈,最終更罪成入獄,變成階下囚。但是,她們仍未停止。之前兩名工人一起入稟告我,加追我賠償超過一百萬。香港打工仔的錢,都是用血汗賺回來,更何況我已經沒有錢了。她們看準我還有一層自住居屋,真的十分貪婪。這班外傭,都是為了錢而告我,還說什麼公義。

希望香港的法律可以彰顯公義,幫我申冤還我公道。我相信香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了解一下Erwiana的可信程度,再作判斷。最後,我希望香港僱主幫我或幫自己,不要讓外傭恃勢凌人,欺壓僱主家庭,亦希望香港人可以支持我,站出來為我申冤,還我清白。

記:事到如今,有什麼話跟Erwiana講?

羅:我沒有刻薄她,準時出糧和提供膳食。她有怪病不肯去睇醫生,叫我買藥給她,我都即時去買。她叫我不要將病情告訴中介,我明知這樣不合規矩,但我都體諒她的苦衷,幫她隱瞞。

她叫我向外僱公司拿回護照去看醫生,我照做。試問有哪一個僱主,會不解僱一個患病傭工,更替她隱瞞病情?但最後,她竟然受外僱組織唆擺和金錢誘惑,反過來誣蔑我,她於心何忍呢?

 

撰文:艾 馬

攝影:金 文、韋 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