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專訪寇延丁》與恐懼交戰一百二十八天

3,555
最後更新: 1019 23:46 / 建立時間 (HKT): 1019 06:00

「沒有共產黨能有你的今天嗎?」雨傘革命期間,大陸審訊人員不停對寇延丁重複問這句話。

扣着尋釁滋事、顛覆國家的帽子,她在牢中放個屁都要得到看守人員同意,身處的是監獄還是地獄,根本沒分別。獲釋一年半後,她把那段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經歷,寫成《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沉默的中國人》一書,本月十日被抓兩周年當日,在台灣悄悄出版。

她的恐懼從未止息。上週她在台北接受本刊專訪,透露擔心當時說錯一句話,招致北京鷹派錯誤決定,令香港血流成河;即使獲釋,她也沒法享受自由,皆因身邊滿是審判,「你不做什麼什麼,國家就不會什麼什麼」。長期的抑鬱,讓她差點自毀。

無形監牢是群眾一手造成,「我們生活在糟糕的時代,我們活該。」她身心受的苦,沒比香港人少。中港台兩岸三地,也許是命運共同體,今日強國崛起,但天朝同時崩壞,舉世沒人能置身事外。

肉體的精神虐待,堅強如她勉強扛下來,但心理恐懼最讓她崩潰,「第一個恐懼是,你活到五十歲,你接受不了(中國社會)會因為你而發生的退步。第二個是,萬一因為我的哪一句話,觸發他們什麼腦殘邏輯,做出了那種血流的決定,我真的承受不起那個代價!」

「那個血流成河我們有過一次,而且後果對中國人造成多重要的後果!就在六四之前,我們很多人相信中國會好,然後六四之後,我見證了多少人,一下子變成了更沒有底線、更無恥,而更多人就覺得我們不會好。如果我看到那麼可貴的香港社會,她因為我而有了這個東西,我真的是罪人,這個我太恐懼,對不起,那個恐懼太沉重了!」訪問至此,寇延丁跑進洗手間痛哭。

好不容易捱過一百二十八天,去年二月十四日,她「取保候審」獲釋,原來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我出來的當天,我跟很多人都說,身體和精神都未垮,再過一百天又是一條好漢,沒想到身體和精神都垮,包括自毀的衝動,是長時間的抑鬱。我出來之後,一直到九月,我走路像踩在棉花上,人是飄的。身體狀態是,一次感冒就四十、五十天,背部都是劇痛的刺痛。你對自己的信心,就差點沒有了。」

有一段時間,她失去視為生命本能的寫作能力,甚至有次在整理家中後園,曾想過用電鋸鋸斷手腳宣洩情緒。現在回想,她發現了第三種,也是最深層的恐懼,「所有親人都說,如果你不什麼什麼,就不會抓你。這種話特別容易喚醒我的受傷感,因為抓我的人、審我的人,一次又一次都這麼說。」

「說這話的人,秒變一個審訊者,那是更深的恐懼和悲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看守者,誰都沒有自由。甚至今年七、八月份我到過香港,我原來以為我寫了書,可以在香港出版,然後香港人居然壓低聲音,跟我說小心再抓你,哎呀,那是香港人的恐懼。到了台灣也是一樣。」誰都知道怪責受害人是二度傷害,偏偏我們忘了這是當權者的錯,「我們生活在這麼糟糕的時代,我們活該。」

撰文:袁慧妍 攝影、攝錄:湯興漢(台灣《壹週刊》)、鄒潔珊

相關新聞:專訪寇延丁》走千里抗爭路 沒怪罪陳健民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