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林鄭發特首夢】你要謹記「好打得」的十大劣政

5,897
建立時間 (HKT): 0112 17:44

唔選又選、話退唔退,曾稱自己「官到無求」的林鄭月娥,最終真人示範不單不是「無求」,而是要「求大」,要做香港之首,肩負管治香港的重任。

她曾被視為是前特首曾蔭權的愛將,為官多年,以辦事能力高,同時處理棘手及爭議問題作風硬朗見稱,因而獲其前上司、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對她的封以「好打得」的外號。當然,不得不說她最新的外號,已是「女版689」。

林鄭「政績」一籮籮,在官場之中,或許有人會認為是表現了「好打得」,但同時也可被視為是劣跡斑斑,甚至留下甚多的爛攤子。事實更是,就算是林鄭自詡做得最滿意又最稱心的社福工作,社福界更是怨聲載道,而她出任政治問責官員多年,拒絕問責的例子倒是屢見不鮮,「好打得」以下十大劣績,香港人應該一定要記得,同時反思如此人物如果出任特首,究竟對香港帶來多少禍害。

一、2002年林鄭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出身基層的林鄭卻向基層開刀,期間推出按通縮削減綜援金額政策,社會因此強烈不滿,林鄭就「好打得」地威脅如未能削減開支,或要推出更激烈方式,如對綜援開支封頂、限制領取綜援期限及收緊申領綜援資格。事實上,林鄭當年還曾指出,綜援受助人中新移民人口比率太高,甚至曾明言港人申請內地親人來港定居前「能作出負責任的決定」,放在今天,實必刺激中港矛盾。林鄭其時更無視法律界人士提醒「改革」綜援有機會違憲,最終在十年後被市民司法覆核成功,香港綜援計劃申請限制「還原基本步」至2004年前去。

二、同樣是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的作為,林鄭把單位資助的構思改為「整筆(即一筆過)撥款」,令社福機構為配合而紛紛「瘦身」,以不同形式縮減社工編制人手,使機構減少薪金支出,結果令社工工作量大增、薪金大減,更直接影響服務質素。

三、亦是社福政策,作為社署署長的林鄭月娥,欲以「錢跟人走」方法解決長者安老問題,提出「院舍券」,及至她成為政務司司長,繼續強推「院舍券」,無視「院舍券」違背居家安老、社區照顧的理念,令安老服務市場化,長期護理責任推向護老者,得益卻只是私營安老院,安老院的服務質素,多年來更未見改善。

四、出任首任發展局局長,當日成立新政策局,理念之一是要平衡發展與保育,而林鄭任內的成功保育成績表,卻是以整高代價換地又極慢效率,保育已被動工清拆瓦頂彫花破壞的景賢里,以及把永利街剔出重建項目劃為保育區,但卻令永利街變得不倫不類,當中有部分建築,至今仍是多年失修。

五、作為發展局局長,未有審視度勢,在任時未有解決好土地供應問題。事實上,梁振英上任特首後,多次暗示前朝政府未有解決土地供應不足問題,令他施政上面對困難,而當中林鄭月娥肯定是最責無旁貸,但她既沒有為自己過去工作作任何解釋,也沒有為自己過去的問責團隊作任何辯護。

六、在她任內,爆出僭建問題,林鄭曾稱對新界鄉紳的僭建執法會「依法辦事、一視同仁」,表面是無懼新界村民威嚇「宣戰」,但結果卻是不了了之,甚至是留下爛攤子,最終更與新界村民達成協議,只要作出申報,僭建物竟可予以保留。

七、同樣在林鄭任內,發生馬頭圍道塌樓釀成四死慘劇,她之後提出要強制驗樓,卻埋下舊樓因需要維修而產生圍標問題,並令不少老弱小業主叫苦連天。事實上,政府當時曾借塌樓事件,聲稱要取締劏房,卻無視基層的住屋需要,而最終劏房問題也未見改善。

八、作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曾發動輿論攻勢,在報章與電台硬銷強制拍賣是「為民請命」,堅持作出讓步,最終令舊樓重建強拍門檻從九成調低至八成,結果是條例才通過不足一星期,財團就一口氣取消十三「高價貨」交易,以降低發展成本,透過八成強拍來廉價強搶民產。

九、出任政務司司長後,林鄭其中一個最重要任務,是爭取通過政改方案,落實普選,但以「有商有量」為口號的政改諮詢文件,卻具誤導性,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甚至批評文件不盡不實,沒清楚列明相關法律原則。最終「有商有量」換來人大「八三一框架」,政改方案更只得8票支持而被否決。而最大問題是,當日葉劉淑儀尚為自己推銷23條立法失敗而承擔政治責任下台,但推銷政改方案徹底失敗的林鄭月娥,當時卻沒有為承擔政治責任而提出辭職,但今天為了追逐權力,卻可以提出請辭。

十、林鄭月娥如果最終獲批評辭職,她出任官職多年的最後「成績表」,便將會是黑箱作業跟北京協議在西九興建故宮博物館,以及開放香港邊境跟深圳分享河套區,前者風波愈鬧愈大,林鄭除被批評事先不作諮詢,又被踢爆講大話外,私下接觸不作招標以至指定由華人建築師負責,均被質疑是違規違法,但林鄭反而盡鑽制度空子回應,態度更非常傲慢。

作為多年資深政務官,但林鄭漠視法理依據早有先例,甚至無視制度及權力的制衡機制,她曾在公共行政學會午餐會上,發言批評申訴專員及廉政公署變成政府的主要施政障礙;她近期曾形容自己的工作「比較有為」,但似乎有為的代價,卻是把香港多年行之有效的制度建設摧毀,而一個政治問責官員,卻沒有任何承擔,當中反映的,是否有人的從政及管理能力從來都是不足?以至令人不禁要問:「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Woman?」

撰文:時事組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