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100毛見招股價】「供股大王」被淋紅油貼街招 揭重出江湖「抽水」新玩法

4,396
建立時間 (HKT): 0910 09:00

【幫100毛上市】「供股大王」被淋紅油貼街招 揭重出江湖「抽水」新玩法(足本版): https://bit.ly/2MXUzmv



大凌這個名字,在金融界彷似是過去式。然而,大凌集團(211)附屬的長雄證券,年初曾幫100毛控股公司毛記葵涌(1716)擔任獨家保薦人搞上市,股價單日由1元2角炒上逾11元,令大凌這個名字,再次當紅起來。

大凌集團老闆是有「供股大王」之稱的「大凌張」張志誠,長雄證券早前遭人淋紅油,市場猜則與100毛股價大跌有關。近日更遭貼街招,內容是兩張大凌張與友人合照,寫著「大老x」,在2016年向幾位商人提議買入標準資源控股(91)股份,同時指控大凌集團及其附屬的長雄證券及創輝管理操控內幕。揭開標準資源的玩法,發現「供股大王」已悄悄重出江湖,而兩年前在高位買入這股票的投資者,價值已蒸發九成六。

有一定炒股年資的股民對「大凌」這個名字一定不會感到陌生,皆因大凌集團在九十年代上市後,不斷供股「向下炒」,股價沒有最低,只有更低。每當股價跌至1仙,即跌無可跌時,大凌集團則會「合股」,曾試過100股合1股,合股後又再「向下炒」,永無止境,散戶被殺得一頸血。旗下附屬的長雄證券,亦曾為多隻細價股,如人人控股及數字地球等作包銷供股,故被稱為「供股大王」。由於大凌「抽水」頻繁,加上99至01年間的六項交易,令集團虧損高達3億元,大凌張與太太被指在交易中私自袋走約8,595萬元。在04年正式被證監要求停牌達七年之久,直至2011年才復牌。

大凌為求復牌,承諾張志誠等人不再參與董事局,由其兒子張浩宏擔任大凌的行政總裁。復牌之後,大凌集團的管理層曾接受傳媒訪問指將不會再供股,務求撇清「股壇抽水機器」的形象。螫伏多年,當大家開始把他的往蹟忘掉之際,兩年前大凌集團已靜靜重出江湖,市場一輪「吸水行動」正在展開。

玩紅利認股權證 舊酒新瓶

大凌是標準資源的第二大股東,公司主要業務是在內地從事煤層氣勘探及開採、電子零件銷售以及庫務業務,包括證券買賣及放債業務;業務較傳統燃氣公司「多元化」。根據港交所披露權益資料顯示,表面大股東是持股約21.08%的謝榮基;而第二及第三大股東則是Styland Holdings Limited(大凌集團)及其附屬公司Styland (International) Limited,合供持股18.98%。然而,第五大持股同為大凌旗下策略投資公司創輝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52%,令持股合共23.5%的大凌,較單一大股東謝榮基還要多,而標準資源近年的供股及配售債券亦由大凌旗下的長雄證券負責包銷。

統計標準資源自2015年的「抽水」次數,先後進行四次供股及發行紅利認股權證,第一次在七月,當時以0.168元進行四股供一股,集資1.81億元。事隔兩個月,再公布發行紅利認股權證,每五股送一份紅利認股權證,認購價為0.091元,認購價較大折讓約46.15%,集資8,289萬元。2017年,標準資源再出擊,1月公布同時合股及供股,當時建議每兩股合一股,每手買賣單位由50,000股更改為25,000股。標準資源合股前收市價為0.08元,合股後價格則為0.16元;認購價0.09元較其折讓約43.75%。不久,再公布發行紅利認股權證,集團三年來,已因此集資逾4億元。

供股大王出擊,最新玩法是以「紅利」作為包裝,事關其「觀感」比直接供股好,熟識細價股玩法的富途證券證券分析師聶振邦指:「兩者同樣算是供股,但認股證期限較長,可讓股東有更多時間考慮是否認購額外股份,散戶對其觀感沒有供股般負面,雖然對公司而言,需較長時間才可集資。」過去供股消息一出,會對股價做成即時的負面影響,而由於紅利認股權證「拖長黎玩」,則令股價相對跌得慢。不過說到底,都只是「粉飾」的方法而矣,此做法與供股一樣,最終都是會攤薄股東權益。股東表面上可免費得到紅利認股權證,但在行使時卻需要付錢認購才能獲得額外股份,亦即等於商場顧客獲得一張優惠券,然而先要消費數千元,才可使用。而即使不行使認股權證,股權亦會被攤簿。

先合股再供股 損失9成7

事實上,標準資源除了在15年爆升過後,自16年起股價亦是反覆向下。「先合股再供股對市場而言,算是雙重負面影響,對股價產生負面影響,故有心人是刻意向下炒。」聶振邦說。標準資源16年股價高位是0.186元,假設苦主在此價位入股1,000萬股,經過17年兩次合股(二合一)及(十合一)後,以上週五(7日)收市價0.123元計算,損失高達96.69%。假如過去跟足每一次供股,須額外投放近兩成資金,再以0.123元計算,損失高達95%,結果慘烈得不相伯仲。

翻查資料,標準資源三年來也沒有大收購,集資額所得部分用作償還集團發行的非上市企業債券,餘款將用作集團一般營運資金,這些三、四公司線公司發債,究竟有誰會買成為一大疑問。另外,其盈利能力不進反退,接連發「盈警」。截至2017年12月底止年度,期內收入只有1,666.9萬元,同比倒退29.1%;虧損達3億元。期內主要業務亦因產品分成合同錄減值虧損,大蝕3.2億元;行政開支更高達5,371萬元。此外,集團亦持有上市公司證券投資組合總值約2,959.9萬元,惟錄得未變現虧損淨額約1,490.7萬元。值得一提的是,未變現虧損主要歸因於大凌集團的投資。在一連串的虧損下,期內現金及銀行結餘更有3,496.7萬元,2016年同期則有1.43億元,同比大減75.46%。

陸續有搞作

一名曾與大凌張拍檔的金融老手形容:「同佢做朋友就幾好,但做生意就咪搞。」大凌張二零零零年曾接受壹週刊專訪,他誠懇地說,「希望每一個投資者都賺錢,但事實很殘酷,參與人有賺有蝕,問題是賺的人多還是蝕的人多。」當時更指因股價表現不好,有時三更半夜也睡不着,希望股民原諒。「我又何嘗不想升,願望與現實是殘酷,我唯一可以講的why only me?」自大凌集團復牌後,大凌張聲稱「淡出」。由其兒子張浩宏全權接手,新成立的企業融資部門,同樣由他一手一腳搞起,毛記葵涌的成功可謂打響頭炮。毛記上市首日一度高見11.76元,較招股價1.2元大升8.8倍,惟只屬曇花一現,升勢其後無以為繼。三間包銷商北方證券、致富證券及長雄證券均已趁高位出貨,中銀香港及滙豐則成為首兩大持股的銀行,反映高位接貨的大部分都是散戶。

長雄證券動作多,據悉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物業租賃及管理公司的「包租公」宗峰控股,擬於主板上市,而保薦人正正就是長雄證券。根據宗峰的初步上市申請文件,宗峰是由Lam Pak Man及林淑華夫婦成立,收入依賴旗下擁有的兩個已落成的商業物業。近期南非蘭特大跌,將影嚮「包租公」盈利表現,未知長雄到時會出甚麼招數吸引散戶。

撰文:財經組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