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米高嘉道理出手 替晨曦島叉電

3,951
建立時間 (HKT): 1203 09:00

香港最早的戒毒中心香港晨曦會(Operation Dawn),由戒毒之父陳保羅牧師在1968年創立,至今已半世紀。

60年代初期,毒品問題在香港十分嚴重,九龍城寨更是毒品和罪惡的溫床,很多瘦骨嶙峋的吸毒者像活在人間地獄,像電影《毒誡》一樣,不少人更在公廁內死去,被人用麻布袋拖走。陳保羅看見這些情景,心酸難過,因着感動,他開始印製福音單張,向癮君子派發和傳福音,後來更成立戒毒中心。

晨曦島坐落在遠離西貢市約一小時船程的小島上,這個原名伙頭墳洲(Town Island)的小島,一億四千萬年前是一個火山口,地質堅硬,海底珊瑚更受到保護,只是一直沒有電力供應,是香港一個孤島。

過去,吸毒者在島上戒毒,要靠柴油發電機,但供電不穩,十分影響生活,陳保羅曾要求電力公司供電,但並不成功。直至13年前,他把晨曦島總幹事一職交給女兒葉陳幔利接任,重新改革,局勢才逐漸扭轉。

葉陳幔利曾在美國創業,遺傳了父親堅毅不屈的精神,更藉着一封在情人節寄出的信,感動了中電主席米高嘉道理爵士,打開已關上的大門,為供電之路亮起綠燈。如今,島上的新宿舍已鋪設太陽能板,充了電的晨曦,隨着新宿舍及教育中心的落成,有更新的盼望。

香港戒毒之父陳保羅牧師,生於香港,原名陳國祥,信主後改名為陳保羅(根據《聖經》,耶穌復活後曾向使徒保羅顯現,呼召他悔改),1968年成立香港晨曦會,1997年獲英女皇頒授榮譽獎狀,肯定他對香港的貢獻,他在2010年因病辭世,享年88歲,香港晨曦會前董事會主席殷兆威牧師在陳保羅的追思集上形容他「孤風傲骨,俠客柔情」,又說:



「印象中他不容易相處,他的眼神好像能穿透人黑暗的內心。⋯⋯他威而不怒,內裏有一種很獨特的生命,能震懾當時跟他戒毒的黑道中人。」

九龍城寨的感動

60年代初期,九龍城寨的毒品和罪惡問題非常猖獗,陳保羅當時事奉的教會——美門浸信會剛剛就鄰近九龍城寨,他這樣形容當時的情況:



「每日早晨路經大井街破舊的石屋,在麻布袋做的門簾隙內,常看見許多骨瘦嶙峋的身軀一排排地蹲着式臥着,烏煙瘴氣的屋內發出難以忍受的惡臭。……有朝又看見幾個麻布袋從城寨公廁拖出,裏面是死去的吸毒者,睇場的人高聲嚷着:『誰人高抬貴手,賺碗糖水錢。』有些人便把麻包袋一袋袋地拋在垃圾車上。此情此景叫我心酸難過,心想人命何價!」



陳保羅見到很多吸毒者尊嚴盡喪,於心不忍,便向他們傳福音,初期他們對福音的態度很冷淡,有一位吸毒者更問他:「牧師,你又沒有戒毒所,如何幫助我戒毒呢?」激發起陳保羅成立戒毒中心的鬥志,更堅持「不用藥物、不憑己力、只靠耶穌。」



最初他也遇到很多反對聲音,有教友甚至警告他這樣戒毒會攪出人命,說當時調景嶺有人因為辦戒毒所死了人,死者是用藥戒毒的,擔心陳保羅不用藥戒,一定出事,陳保羅聽到,耿耿於懷,終日禱告,求上帝保守,結果第一個戒毒者蔣偉民靠禱告真的成功戒除毒癮;有個叫張輝的吸毒者,城寨內無人不識,也成功戒毒,更跟隨陳保羅在城寨派單張傳福音,令城寨內居民嘖嘖稱奇,「咦!你唔係張輝!你都來傳福音呀!咁就唔同!」



要成立戒毒村,中間當然還遇到不少困難,但陳保羅憑信心堅持下去,1968年開始時戒毒村地點在西貢的浪茄灣,八年後遷移至伙頭墳洲,即現時的晨曦島,只有船才能到達,真的與世隔絕。每位戒毒學員要在島上留一年,徹底戒除毒癮後才可離開,有些學員畢業後會返回島上讀神學,留下來做傳福音的工作。



記者當日在島上見到的學員,很多都飽歷滄桑,年輕時受盡毒品的折磨,有的更成為拆家,為了吸毒甚麼事也肯做,任人擺佈,但在島上成功漸漸戒除毒癮,重獲新生,其中一位學員素雲說:「我好感謝晨曦會,俾咗新的機會我,使我在這二十年的吸毒生涯中有新希望!」她現時在香港晨曦會成立的社企晨星電單車行工作,負責電單車維修及二手買賣,(另外一間社企叫馬可服務有限公司,承接中電在晨曦島上太陽能板的清潔工作),總幹事葉陳幔利感恩地說:「這全是超自然的力量!」

放下美國事業燒斷後路

葉陳幔利是陳保羅的獨女,上有哥哥,下有弟弟,遺傳爸爸的性格,她也是一個獨立特行的人。大學讀營養學的她,本已和丈夫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建立了家庭和事業,有自己的地產公司,雖然從小已知道爸爸做福音戒毒的事,皆因陳保羅對子女的話題只有福音戒毒,但她說一直沒有計劃回港。思想傳統的陳保羅,希望兩個仔可接手管理香港晨曦會,但是大仔在2003年因心臟病突發逝世,妻子又在翌年離世,對他帶來沉重打擊,細仔後來亦另有事業發展及打算,唯一的寄望便落在葉陳幔利身上。



當時已在美國生活了36年的葉陳幔利,可謂生活穩定,衣食無愁,連和丈夫的墓地也買下,預備歸老,所以當父親及晨曦會牧師要求她回港時,坦言有好多的掙扎,因為要放下她在美國的所有,但由於父親健康每況愈下,身邊又沒有親人陪伴,經過不斷的禱告,決定憑信心回港完成父親的遺願。「其實我先生未決定同我返之前,同我話,你每三個月來看我一次,不用一齊返的;好多人又話點解你唔長綫管理,你可以在網上透過video在美國管理香港,去到香港又管理美國地產生意,聽來好容易,但我知道不可以這麼做。力不到不為財,真的樣樣都要100%投入先做到。我連一間屋都唔留,全部賣晒,同丈夫一齊返香港,我要燒咗後路!」



她這種貫徹始終的性情,真的很像爸爸陳保羅,不同的是,她以生意人的眼光與創業家精神,徹底改革晨曦會。

重建晨曦堅持到底

她回港出任總幹事後,即時發現晨曦會有很多問題要處理,「當時辦公室各自為政,你想十點返工又得,四點放工又得,冇人管,成個會一落千丈。」更要面對來自政府的壓力,嘆說經常被人「照肺」。



「當時政府官員好惡,他們認為我地做得差不停罵我地,有時幾個官員一齊罵,使我好洩氣,我唔理他們,不當一回事,我要照着我的程序重新建立個會,我不怕艱難,人地turn me down,我不覺得一回事,會再接再厲。」



第一件事要做的,是要求電力公司供電,重建晨曦島。晨曦島是一個孤島,一直沒有電力供應,學員的戒毒生活主要靠發電機發電,但是供應不穩,每天要停電多次,冰箱內的食品隨時變壞,造成衞生問題,而且沒有24小時供電,水缸及過濾器也不能安裝,每天須由西貢用船運水至島上,十分不便,陳保羅曾於1999年向中電要求供電,卻遭到政府反對,認為空中鋪設電纜有礙附近天然景觀,事件一直擱着。



問她當時怎麼辦?她說:「點樣使中電畀電?永不放棄,不停拜訪,每個層面都同他們傾,同他們講我需要電。」她笑說自己一個女人,沒有甚麼叻,靠的是誠意去感動人心。



「我好多謝中電一位陳先生,當時有咩問題就找這位陳先生,約他見面,他指點我好多,最緊要是要我再寫信畀米高嘉道理爵士,要求重開檔案,我即刻寫信。佢好好,吩咐下一層的人同我接洽。」

情人節給嘉道理的一封信

葉陳幔利給記者看這封兩頁紙的信,是2007年2月14日情人節寫的,言簡意賅,一方面訴之以理,指現在政府已重新考慮供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則訴之以情,指缺乏穩定的供電,戒毒學員的生活及飲食衞生都會出現問題,希望中電能重新考慮,又留下電話,表示隨時願意見面傾談。



米高嘉道理收到信後,雖然沒有親自接見葉太或回信,但就吩咐手下重開檔案跟進並與她聯絡,令晨曦島供電計劃重燃希望。



事實上,富有人情味的米高嘉道理,對晨曦島的服務十分了解,晨曦島於2006年成立了南亞裔戒毐小組,當時有調查發現本港南亞裔人士濫藥問題日趨嚴重,他們受到朋輩及毒販的引誘下染上毒癮,當中以吸食海洛英及大麻最多,晨曦會於是成立小組向他們提供援助,當中包括尼泊爾人,小組除了幫助他們戒毒,又教他們學廣東話及技藝如泥水、木工及剪髮等,而嘉道理的家族原來在尼泊爾做了不少慈善工作,對這個群體特別關心,「有次爵士的女婿更來到島上,與尼泊爾學員見面,了解他們的戒毒情況及生活,真的很有心。」後來晨曦會更成立南亞裔聖經訓練中心,為尼泊爾裔同工提供神學訓練的裝備。



「他們(中電)都花了很多錢去找不同的途徑供電,空中電纜唔得,他們想過用地底電纜,但因為我地個島好近大海,圍住好多珍貴珊瑚,政府話電纜唔可以整死珊瑚,所以地底電纜又唔可以,後來決定用太陽板供電。」



這次政府各部門終於通過方案,經過多年的努力,在2013年太陽能板卒之可以啟用,成為中電首個最大型的太陽能供電項目。現時島上有兩組太陽能供電系統,各有一台風車輔助,太陽能加風車發電,足夠供島上兩三天使用。「太陽板都有限制,如果三日冇太陽,我地就唔夠電,中電又送了兩個發電機畀我地。」學員黎健成對太陽能板讚不絕口,「以前好唔方便,有電之後夜晚有電力有風扇。」

VR眼鏡體驗吸毒禍害

除了爭取供電,葉陳幔利亦成功向禁毒處申請撥款,重建學員宿舍,已於去年落成使用,可提供70個宿位,入面的傢俬床單全部由人捐贈,每樣都得來不易,「宿舍裏面連床單都有故事,起完宿舍,就有人送傢俬,有傢俬、有床,又有人送布、送衣車,跟住又有識車衣的義工出現,幫手做枕頭袋、床笠,有人話新宿舍可媲美大學宿舍!」



「又有人話而家宿舍咁摩登,同學不用刻苦啦,會喪失以前的鬥志,我說不會的,他們在島上有好多事可以做,可以在島上建設。」



她最近在島上更成立了教育中心,向公眾及學生推廣吸毒的禍害,更加添流行的VR元素,讓人深入體會毒品對身體的影響。



「過去50年我們做戒毒治療,現在開始應該做預防工作。現在吸毒年齡愈來愈後生,但你叫中小學生唔好吸毒,佢信唔信?你愈話唔好愈想要,我就想到用晨曦島一日通識教育的方式,吸引學生來到島上體驗,帶VR眼鏡體會吸毒的可怕。」教育中心在11月正式開幕,記者親身體驗,VR情境迫真,令人感受到毒品進入身體後的種種恐怖反應,令人眼界大開。



「充了電」的晨曦島,煥然一新,葉陳幔利還說希望在島的另一邊設安息花園和營地,給學員有工作的機會,使外面的人來享受島上的新鮮空氣和野外生活,新計劃一項接一項,滿有信心和希望。

後記:唯一的不變

葉陳幔利帶給香港晨曦會很多改變,但她說有一件事始終不變。



「我爸爸開始的精神,到今天一直留住,每日五小時祈禱讀《聖經》安靜,反思,把外面的世界忘記,冇電視電話收音機報紙,斷絕一切,要他們忘記過去,重新開始,靠超然力量重新改造一個人。」

撰文:黎明輝

攝影:李育明

編輯:黎雅婷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