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另類蛇齋餅粽】地盤工幫街坊免費維修 傾政治理念卻只被濫用:唔會咁易放棄

建立時間 (HKT): 0110 09:00

晚上來到土瓜灣鴻福街,兩側的唐樓只剩下幾盞燈火,幽暗的長街無可避免的泛出荒涼的感覺,但仍剩下一兩間車房的刺眼白熾燈,以及「土家」昏黃的燈光,努力朝亮這條街。「土家」全名是土家故事館,是土瓜灣街坊共同的家,亦是承載一個個撲實故事的紀錄庫,這裏可以是社區中心、補習社、街坊福利會,甚至是鬼屋,但一到星期四的晚上,小小「土家」會變得異常熱鬧,因為一群來自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在這裏。他們白天是文員,社工、維修師傅、地盤工人,但一入夜,他們就成為「維修香港」的家電維修師傅及義工。

「維修香港」萌芽於佔領中環的佔領區,後來輾轉扎根於「土家」,致力服務土瓜灣區內的居民,維修小型家庭電器及進行探訪。恆常活動中主要由與居民分享時事的義工,以及主責維修工作的師傳,分工明確但理念一樣:「我們的理念是很清楚的,就是希望透過維修這個機會與他們聊天。」

聊民生,聊政治,聊他們心中的民主理念。

「政黨與選票掛勾,我們民間組織是理念,加上我們沒有議席的包袱,我覺得我們要將最純正的民主理念宣揚出來,選舉絕對不是爭取民主的終點,我們最重要的是做公民教育,是教市民怎樣選擇。」「維修香港」的創辦人其一的黎文浩由開始已向會員表達不會參政,但就算不似官仔骨骨的政客,完全的不修邊幅,衣袖沾上烏黑的機油漬,亦掩不住他說到政治時的認真。

香港人是否政治冷感,一班義工或許是最明白的人。由一開始成立組織,黎文浩就知道光談政治根本不可行,所以結合小修小補,幫助居民解決日常生活的小問題。上至冷氣機電制改動,下至租借電磁爐,定期舉辦墟市活動,結合政治議題的鬼屋,建立穩實的社區關係,再宣揚民主理念。「和他們慢慢溝通,幫他們解決一些生活上,很細微但對他來說會改善他生活的事,可能是一個水龍點,可能是一把風扇。」

土瓜灣是一個多元的社區,區內常見尼泊爾、巴基斯坦及印度等少數族裔,維修香港亦經常接收來自他們的求助,在幫助後更邀請他們加入團隊成為師傅或是義工,甚至是邀請他們開班教授他們的母語。記得採訪當天,Pia主動與記者打招呼,細問之下,來自印度的Pia是義工過往幫助維修的個案,後來了解他的經歷後,便邀請了他來教授印度語,甚至一同「洗樓」,在選舉期間更無償為候選人的政綱翻譯為印度語,方便其他少數族裔的選民看。

因為一個小小幫忙,幫忙修復家中電視訊號,又有街坊在受過他們的幫助後,便默默加入團隊之中幫忙,由出勤探訪到在街站派傳單,選舉日助選亦不曾落空。記得當時他與記者眼神一碰,就一直在誇團隊樂於助人,邀請記者加入,記者當然「打蛇隨棍上」,一來一回的交談下,才知道他在機場通宵上班,不過他卻與上司提前申請延後上班時間,好讓自己參與活動。時至接近十時三十分,記者見他要離開了,便趕緊問他的名字,誰知他拋下一句便走了:「你下星期來我便告訴你。」記者後來在第二個星期如約到來,眾裡尋他,也終於知道他的名字︰「我叫Wing Wing。」

有次記者一邊氣喘吁吁爬着樓梯,義工一邊解說,梯間牆身的邊邊角角都有他們努力過的痕跡,小至重新油過牆身,大至安裝感驗燈,但要數最重要的工作,是為了堆滿垃圾的天台,跑過整棟樓取得所有戶主同意由他們無償清理乾淨,重新開放天台為公共空間,後來更舉辦導賞團,燒烤活動,甚至是音樂會,當時一個問題就衝口而出:「有人說過你們很傻嗎?」

「是傻的,我們都在下班之後做義工,我覺得大家有心為社區做一點事是很重要的,我覺得是我們做到的就要做,這個過程和這一班人,都是很夢幻的。」

政治與維修家電,一個不小心就會擦出危險火花,成員有不同的政治光譜背景,包括本土、自決以及泛民的支持者,黎文浩指因政治立場而吵架,其實每次選舉期間都會發生。記得時值立法會補選,一次活動之後,成員就因政治吵得面紅耳赤,粗口橫飛。不過吵過鬧過之後,當第二次做地區工作時,大家都把政見放到一邊,齊心工作。

內部有火花,與街坊都有花火,面對政見立場不一樣的街坊,也只能硬着頭皮上。義工黃占森初由朋友介紹下認識維修香港,覺得理念與其接近而加入,決心向土瓜灣的街坊宣揚民主,可惜理想永遠是美好,現實往往相反。他試過遇上親建制的街坊,怎樣說也是白費心機,又有街坊明明不認同組織理念,偏偏又經常求助,組織仿如淪為政府服務被濫用,氣憤又難過,方知這條路其實不好走。

「成效我們沒有計算,但我們覺得這條道路是對的,再說我們已經走了四年,身邊有運作的傘後組織已經買少見少,真是要撐着,肩負起真正民間組織的責任。」

沒有計算的還有他們的付出,由於沒有錢聘請接線生,求助個案只能透過社交媒體留言讓義工跟進,組織的資源有限,求助者的經濟狀況更是考慮因素。堅持提供恆常週四的免費的維修服務,更利用空餘的個人時間再幫助其他區的求訪個案,問過幾位義工及師傅在下班後還要工作有意義嗎,他們理所當然的說:「維修香港比工作有意義很多,這裏不是為了錢,是為了自己的理念,香港的將來,是不一樣的。加入了這個理念之後心態就不一樣了,和在外面拼命工作是不同的。」

撰文:鍾欣諺

攝錄:梁正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