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林嶺東電影風雲|真正兄弟情!周潤發遠走加拿大拉林嶺東入電影界(一)

8,032
建立時間 (HKT): 0109 17:00

林嶺東說,要認識林嶺東,最實際的方法,是從他的電影入手。

林嶺東頭四部作品──《陰陽錯》(1983)、《君子好逑》(1984)、《愛神一號》(1985)及《最佳拍檔千里救差婆》(1986),創作上都不是百分百出自其主觀意願,乃在影壇掙扎求存的必經階段,直至《龍虎風雲》(1987) 石破天驚,將林嶺東累積多年的怒火、壓抑、無奈,如排洪般一瀉而盡!

「屈了好幾年,一對好兄弟(和周潤發)終於可以拍齣戲,高秋是個悲劇人物,明明身為警察,卻要做些自己不願做的事,好矛盾、好無助,最後更枉死收場!」〈風雲〉系列以狠、勇見稱,兒女私情擱在一邊,兄弟情義才是王道,林嶺東解釋:「年輕時,愛跟周潤發、杜琪峯粘在一起,二十四小時也不覺膩,所以我的戲都在講朋友、兄弟情,甚少刻劃男女愛情!」如一同在無綫起步的發仔,阿東也是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獅子山下街童,家貧、愛玩、沒遠大志向,但一旦抓著機會,便自動自覺撻匙、開 turbo,奮力向前衝!「沒想過入娛樂圈,大哥幫我交五蚊報名費,我便去考無綫藝員訓練班(第三期),莫名其妙當上了男主角(《長白山上》),李沛權整天在控制室罵我蠢,真的多謝他,罵醒了我!」

急轉彎投奔幕後,偕林德祿、杜琪峰、劉仕裕合稱王天林門下四大弟子,新丁難免要碰釘,「第一齣是《書劍恩仇錄》,在我腦內沒有明星概念,不了解鄭少秋、汪明荃、李司棋等有幾紅,排戲時有人不合作,叫了幾次都不肯入廠,後來天林叔埋去傾幾句,不知傾什麼,那人便乖乖就範!」

才華未得到充分確認以前,肯搏肯捱是獲取晉升的第一道靈符,才不過兩年光景,阿東在公司已獲「拚命三郎」的光環,順利坐上編導位,在1977 年賀歲劇《江山美人》及長劇《大報復》漸見功力,總經理周梁淑怡過檔佳視,挖角清單上,阿東亦榜上有名,月薪千三蚊,趁《大丈夫》、《CID》熱潮正盛,預留以私家偵探為軸心的《急先鋒》讓阿東大顯身手,滿以為大好前程,最後竟變成第一次出走的導火線:「佳視給我最好的團隊,原定要十一日拍好八集,但感覺總是有力不逮,拍極都拍唔完,最後勉強完成五集;再看看,同期出街的《金刀情俠》,徐克拍得咁好,我拍得咁差,心灰意冷,不如轉行,我走!」

當時女朋友Mabel(日後林太)正值移民多倫多,阿東頭也不回伴她闖天涯,想過讀電腦開闢另一片天,但還是放不下拍戲,加上來了個不速之「發」推波助瀾 ── 話說在無綫拍到殘的發仔,抵不住影圈的各種誘惑(許鞍華找他拍《胡越的故事》、古裝大導楚原也來叩門……),向高層請假不果後,開拍《衝擊》期間玩失蹤,千里迢迢躲進了阿東多倫多的家,兩兄弟遊山玩水不忘事業,發仔替阿東搭路入珠城,那邊廂徐克也將他引薦給新藝城,待三年移民監一過,立即回歸!

美好憧憬稍縱即逝,阿東原本先替珠城開拍《老同》,發仔順理成章演男主角,編劇是《監獄風雲》的「大咪」何家駒,當一切準備就緒,發仔忽然被召喚先往巴黎替《花城》埋位,戲開不成,阿東在怡和街踎板間房非常坎坷,乾鯁餐包過日辰,瀕臨山窮水盡之際,一通電話令他從谷底翻身 ──「麥嘉召我返新藝城,陪我看《陰陽錯》的毛片,播完,麥嘉問:『如果讓你拍,會怎麼處理?』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我會拍灰姑娘,不會拍鬼片、恐怖片!麥嘉即刻話:『啱啦,你就同我拍灰姑娘出嚟!』」

《陰陽錯》本由梁普智執導,他拍過叫好叫座的《跳灰》,也憑《夜驚魂》替新藝城立過功,但當年「七人小組」具無上權威,劇本一經從奮鬥房批出,不容修改,導演需一板一眼嚴格執行,梁普智卻擅自刪去許多他不懂欣賞的笑點,加上超支又超時,惹怒麥嘉決意壯士斷臂,徐克再一次提議起用正在坐冷板的阿東,「我有講明不懂拍喜劇,麥嘉說不打緊,由他與高志森拍搞笑部分,我就拍女鬼倪淑君出場,吹住泡泡從天而降,營造灰姑娘浪漫感覺,還有實牙實齒的 ending戲,都出自我的手筆。」

電影還保留了好些梁普智所拍的鏡頭,新藝城中人形容阿東是「冷手執個熱煎堆」,畢竟梁普智經驗豐富,若不是被麥嘉認定失控,阿東斷不可能坐收漁人之利,「即使掛上『林嶺東導演』,《陰陽錯》仍保留部分由梁普智所拍的場面,當時公司勢力大,梁普智也不能說什麼,不過麥嘉還算公道,後來請泰迪羅賓特別照顧,因為老麥覺得 Teddy 在外國生活過,跟梁普智這個鬼佬同聲同氣,才另開《英倫琶琵》給他。」當年任職新藝城的員工解畫。

餓戲已久的阿東,明知《陰陽錯》並非自己最擅長的片種,亦誓要放手一搏,懷抱不成功便成仁的壯志雄心。「等了這個機會太久,沒有人再阻得到我!當時拍戲不重視攝影,任由攝影師去搞,總之有人影就得,但我勉強都叫在加拿大讀過電影,一定要表達到我想要的效果,拍《陰陽錯》時,我一共炒了十一個攝影師(!),由那時開始,電影圈逢人都叫我做『殺手東』,見到我就驚!」也許,神級導演都要有陣「殺手除」,「唔一定係我啱晒,但一定要跟足我指示!」

「幻像似的愛情」搖撼人心,阿東甫入影壇即成千萬大導,不過世事多變,豈可盡如人意,第二齣戲立刻觸礁,殺手東偏遇慢王之王 ── 王家衛,注定慘淡收場!「我在新藝城的第二齣戲,本來找上王家衛編劇,由林子祥演香港特務,動作中帶點喜感,預計往日本秋田拍外景;最初,王家衛躲入大嶼山寫劇本,話十日八日就得,誰知一拖就是兩、三個禮拜,思路未搞得通喎,好,傾了一輪,他再去了長洲兩個禮拜,仲未得,又返大嶼山兩個禮拜,就咁樣,拖足我幾個月!」不擅辭令的他,膽粗粗單拖入奮鬥房 sell 故事,大話西遊兩、三個鐘,麥嘉、石天、黃百鳴聽到瞓著,特務出師未捷,就此胎死腹中!

然而,林嶺東與王家衛,緣分還是欲罷不能,碰埋始終會行運……

撰文:張勤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