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畢打街閒人】預繳稅延伸的經濟和會計討論(渾水)

建立時間 (HKT): 0120 14:45

專欄作家利世民前輩文章提及了預繳稅的討論,我私下跟徐家健教授簡單討論過。這陣子沒有什麼好話題可聊,利起了一個頭,大家好像鯊魚見血馬上找話題發揮延伸討論,後來徐教授和會計專家苦瓜大師補充了一個回應。利接納了苦瓜的觀點,討論未到筆戰層面,只短兵相接一下便結束了。



我也像鯊魚見到血,想為這個討論落個簡單註腳,因為這是很好的財經公共討論參考。



利和徐教授的思考方法是從經濟學出發,一睇我就明,因為我也是經濟學訓練出來的人。稅法這東西是公共財務的話題,受經濟學訓練的當然是沿公共財務、政府的稅收成本效益角度入手,所以話題的終點落在減省行政成本這個結論,錯不了。而且,好得很,可以讓後來加入討論的人都多了反思和動腦筋的空間。苦瓜從會計、稅法更正利的觀點之後,也不反對行政成本這個相對經濟學味濃的結論。



我的會計讀得很爛,稅法則更爛,但大約也知道provisional tax的原理,薪俸稅如此,物業稅亦然。我覺得薪俸稅比較複雜,由於之前的公司比較參與多點物業投資的項目,物業稅的原理反而懂多一點。可能是因為income是accrued based的關係(有錯請更正),香港的物業不止行provisional tax,而且對irrecoverable rent的處理也有趣。例如,我持有物業,租了給人別人,即使租客交交下租走數唔交,那一個財政年度都要當income報住稅先。然後,才跟評稅主任解釋有人走了數,其實有一筆錢是收不到的,當稅局接納和確信走數後才在最近一個報稅年度扣減。這是法度正確,最嚴謹的處理。問題是,那些未收到的租金要先報稅,業主都被「預繳」了。



以前的工作曾面對過類似問題,有時可以不那麼嚴謹地處理這類問題,核數師曾跟我溝通過要不要把那些無交的租金變bad debt,我有疑問是否可以這樣處理,但不敢質疑核數師專業,後未跟公司秘書溝通過後都沒有在那報稅年直接當成bad debt處理。



利的觀點未必正確,正如苦瓜指出香港provisional tax這個制度是暫繳不是預繳。利接受觀點,表現出公共討論應有的氣量,這實屬難得。而且鑽研會計稅法只懂執行上的原理,了解機制上的運作,但要了解制度設計的本質和原意,巧妙之處等,就是經濟學的高度了。所以,利和徐教授都把老祖師佛利民搬出來擋箭和刷招牌了。不過,你有幾強的思維高度都無,讀經濟平均不及讀會計讀法搵得多,就算有思維高度都不會有用武之地,搵唔到食,所以香港院校好現實,社科院的經濟學位在資源競爭下都被削減了。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