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日練9個鐘成身瘀 自掏錢包出賽 17歲韻律泳港隊日本妹:喺香港做運動員好難!

8,449
建立時間 (HKT): 0315 12:00

當悠揚樂韻響起,在水中的小魚仙聞歌翩翩起舞,時而優雅擺動,時而靈活跳躍,韻律泳亦被稱之為「水上芭蕾」。

韻律泳港隊在去年雅加達亞運中奪得第九,這些香港選手幾乎清一色都是「千禧後」中學生,年紀最大的不過大學四年級生,但已直面迎戰世界賽。其中一位選手的名字,每當出現在大型賽事中的電子板上,總會引起觀眾的好奇心,她就是雙人組選手之一的「川副遙」。「國際級比賽中,日本啲教練喺螢幕上見到我個名,都會過黎打招呼!」原來,這名港隊女生是日本混血兒。

「香香公主」跳水上芭蕾

不過,記者第一眼看這個17歲的小妮子,反而被她的「熊貓眼」深深吸引,這或許是泳者共同的印記——長期戴著泳鏡的印痕。貪靚之心人人皆有,問川副遙介意嗎?她聳聳肩道:「我冇乜所謂!」又說:「我係比較皮薄嘅人,所以我有時練托舉,我好大力咁打落啲水,成身瘀晒!」真的不介意?她帶點自豪說:「因為呢個係付出後嘅成果!」

愈認識她,就會愈發現她「坐唔定」的個性。她4歲就奪得鋼琴賽獎項,但沒有鑽研下去,「我坐唔定㗎!」樣子有幾分似「香香公主」岑麗香的她,訪問期間愛在鏡頭前擠眉弄眼,整蠱做怪,常逗身邊人開懷大笑。看著這樣的「𡃁妹」,你未必會想像到她和隊友們的刻苦訓練日程。

她11歲就開始訓練韻律泳。本來是習泳的,由於游泳教練認為她的速度不足,但有體操底子,於是推介她轉戰韻律泳。她第一次接觸就愛上了這個「水上芭蕾舞」,「第一堂都見到好多港隊姐姐喺度訓練,嗰陣時我就好想好似佢哋咁。」

就這樣,她就與韻律泳港隊成員一樣,苦練體操及水中動作:周一至周五練水兩小時、健身兩小時,此外周三及周末會多練四個鐘,再加上本港繁忙兒童的「無間做」學業,有多累?「返到嚟做功課嘅時候,先會覺得好眼瞓,好想快啲做晒功課。」

為籌備亞運,在上海的廿一日集訓,更要練足9個鐘,加上她要參加雙人比賽,比其他人額外多練兩小時。如何做到?她坦言,「(比賽)真係好辛苦,你唔會諗其他野,淨係會諗住動作、唔好錯動作!」不過,「係水裡面聽到音樂,我就會有動力跟住音樂去跳舞。」

互相打氣捱過去

韻律泳中的「托舉」是她最難忘的動作之一。托舉,在集體賽中是七人抬一人,雙人的就是一抬一。被托舉至空中的人,需要再做拱橋,甚至跳躍等高難度動作,非常考驗團隊合作,以及平衡及柔軟度,是她們花最多時間訓練的動作。負責被托舉的她笑道:「我係好鍾意食嘢嘅人,所以如果唔做運動我就會好肥。之前有一排我冇練好耐,要考試。跟住我一返嚟,我啲隊友就喺度投訴,點解我重咗咁多!」

此外,玩高水位需要力度,教練為了提升她們腳尖的負重能力,會將沙袋放在她們腳尖上,甚或輪流坐在隊友的腳尖上,「嗰陣時我哋會做到差唔多死!」這時不得不互相打氣,「每次我哋做完都會同大家講,『做一次笑一次,加油!』我哋又會捱埋過去。」

名次以外,若有失準的地方,也會叫他們耿耿於懷。韻律泳港隊在去年三月底的「2018年澳洲韻律泳公開及分齡錦標賽」中獲2金6銀3銅佳績,但是當時川副遙及其他隊友仍然有感到挫折的時候,「因為我踩到魚膠粉,咁就陡低咗、失手,比完賽之後我哋全部都有喊,因為我哋覺得做唔到我哋嘅最好。」

我會話自己是香港人

川副遙的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她,日語程度極可能比不上哈日的港人,只懂「你好」及「多謝」的日語怎麼說,「有時喺日本探訪親戚,我就淨係識講呢兩句。」她肯定道:「我會話自己是香港人,由出世開始都係呢到。」

家裡唯一散發日本家庭的氣息的,是一個威武的守護神雕像,還有嫲嫲專屬的「神主枱」。川副遙相信終年101歲的嫲嫲一直守護自己,每天早上都會為嫲嫲點香,「每次比賽之前我都會黎呢到祈禱,攞完啲獎我都會擺佢隔離。」祈禱時的她,收起平日古靈精怪的表情,閉上眼、雙手合十,向在天上的嫲嫲致意。

志願不是運動員

她最尊敬的韻律泳選手,是「媽媽級」中國運動員孖妹嘜蔣文文和蔣婷婷。「雖然佢哋已經30幾歲,同埋生咗仔女,佢哋都仲可以係亞運裏面得到金牌!」她是否也想像偶像那樣,一直在韻律泳職業選手生涯奮鬥?

原來,小魚仙沒有以韻律泳為職業的打算,「喺香港做職業運動員其實好難,因為政府唔係好資助我哋。」本港泳池不足,韻律泳港隊每週可使用泳池的時數僅約16小時,無法像其他國家的選手般隨時訓練。相比起其他國家,港隊成員出國比賽得到的費用資助有限,「有啲隊友嘅父母亦會因為咁,而好少比佢哋嘅仔女去比賽。」

職業運動員難做,但為香港體育作出貢獻,不只得一種方式。由於深諳物理治療對運動員的重要性,她立志做一個物理治療師,「我覺得做物理治療師唔單止可以幫到自己,仲可以幫到其他香港嘅運動員。」放棄多年投入的韻律泳,不可惜嗎?她表示以後也會繼續玩韻律泳,但承認無法再如現在日日鍛鍊的話,技術可能大不如前。「我唔會去諗我返工嗰陣時會退隊,嗰陣時嘅嘢嗰陣時先諗。」以後的事,對17歲的她依然很遙遠,「我依家努力係為咗下一次嘅大比賽、下一次嘅亞運。」活在當下,打贏眼前的每一場賽事,更為重要。

撰文:邱嘉幸

攝錄:傅俊偉、林志謙、胡智堅

剪接:鄧浩賢

立即下載《壹週刊》Apps,隨時隨地睇盡時政專題、深度偵查、娛樂熱話!

按此連結: http://bit.ly/next28app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