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老兵不死】香港最後的職業軍人 前華籍英兵:差點參與伊拉克戰爭

建立時間 (HKT): 0422 10:00


在現今的香港,說起軍人,只會想起解放軍。彷彿,在紅旗升起之前,這片土地之上,從來沒有職業軍人。然而,縱沒有拋頭顱灑熱血的浪漫,在帝國的餘暉與殖民的夾縫之間,有近數千香港人,曾以華藉英兵的身份,用不同的方式默默付出。

那年,有人是軍中備受敬重的體能訓練教官,於世界各地參與真正的軍事訓練;有人與皇家軍犬拍擋上陣,縱橫香港各處邊境;有人服役於英國皇家海軍,隨船赴達爾文與關島;過程不同,他們的出路亦不同,但他們同是為香港貢獻過的忠實士兵。



當年的軍人 現在的中醫



在深水埗的一座舊式大廈二樓,一頭白髮的姚大東坐在有近百年歷史的酸枝椅上。現時,他是一位正式註冊中醫師,然而,從散佈於診所各處的獎座與舊照,不難看出,他曾是一名軍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在香港原來可以當兵,還會問,是否做解放軍?當然不是解放軍,我們是正式英軍,正式宣誓入伍。」所謂正式英軍,即由英國國防部以正規程序招聘,與當時由香港政府招聘的義勇軍完全不同。「(回歸) 當時好尷尬,在香港政府的紀錄上,我們是完全空白……因為我們的資料全部在國防部,國防部不會交給香港政府。」

入伍的日期,姚大東記得很清楚。「是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入伍,那天是無綫台慶,好易記。」入伍的動機,源於已成為華籍英兵的同學描述,在他們的口中,軍隊生活多采多姿,對生性好動的姚大東來說,軍旅生涯自是有莫大吸引力。然而,為期四個月的基本軍事訓練,比想像中辛苦。「紀律都好嚴格,而且不論對錯都會受罰,因為這是一種心理訓練。」姚大東回憶,入伍以來,從沒有睡於宿舍中的床上,因為,只要床單有一絲皺折,長官就會要求他們每夜凌晨,將整張床搬下來罰站。兩害相權,姚大東寧願睡在冷硬的地板上。唯一的例外,是退伍前夕:「明天都走啦,當然在床上睡!」



自豪身為華藉英兵



回首二十二年軍旅生涯,姚大東斷言,自豪且非常享受。先論待遇,七三年入伍時,月薪為四百五十元,在那個年代,已是中等收入,及至八十年代,更是大幅加薪,一次過加幅百分之三十,更追補回之前月份,「當時去銀行打簿時看到(戶口),都幾開心。」金錢以外,還有學習。「其實軍隊基本上是一間大學,學到很多,包括文件上、程序上,到今時今日仍然有用。」由基本的體能以及軍事訓練,以至不同範疇的課程,軍方的教育部早有計劃:「當時是有獎有罰,如果表現良好,會推薦參加升級試課程,又會推薦你去讀書,例如英文程度不好,亦會推薦你去進修。」最後且最重要的,當然是文首提及過的,「多采多姿的軍旅生活」。



差點參與伊拉克戰爭



於51部兵旅總部服役的姚大東,多次參與山操演習。那年,在香港有大量不同的國際聯合演習,美軍、加拿大兵、澳洲兵,均會前來這個遠東的小島參與演練。「練習模式會同上戰場時一模一樣,真的是打仗會用的武器,但只會使用粉彈,不用實彈。」演習前,更會有大量戰術講習:「會好有隊列,有圓、有三角、有橫排、有直行、分左右,真的就像電影一樣。」既如電影,當然要有劇情衝突,「通常每次演習都會構造一個故事,例如有一班恐怖分子,或者敵人入侵……我們通常都做奸角,讓他們追打。」姚大東回想,當年演習由於極度真實,受傷乃常事:「有見過斷腳、於直升機跌下來,甚麼情況都有,直升機失事都有見過,看著前面的直升機跌落西貢海,心想幸好不是自己乘搭。」

有演練,自然會渴望實戰。當年的姚大東,差點就要參加九一年的伊拉克戰爭。「當年我被安排在第二梯隊,若果戰事持續,就要前去,沒想到兩個月就已經停戰。」無望前往伊拉克,卻有幸去過柏林圍牆仍未拆除的德國。「當年柏林有一個軍事表演晚會,為期一個月,我們去那教外國人舞龍舞獅。」當年由於政治形勢極為敏感,姚大東一行全程由一位情報軍官陪同,「當時柏林圍牆完完整整,有地雷、哨站,還有坦克車,荷槍實彈。」



軍犬是最忠實的戰友



除了作戰部隊,華藉英軍亦有不同崗位,例如皇家軍犬隊。於九二年才入伍的梁嘉文,當年正是軍犬隊的其中一員。回想起首次與軍犬見面:「一開門,心想,「死了,這麼大隻狗」,還要張牙舞爪地吠,是有點擔心的。」然而,經過多日的相處與訓練,那隻名叫Keble的軍犬,最終成為梁嘉文的忠實戰友:「我當時是新人,沒什麼經驗,傻傻的,反而是狗告訴我要做什麼……收到命令要出發,一開車門,軍犬已經會自己跳上車。」九十年代,中國有大量的非法入境者嘗試進入香港,「就算是一個普通非法入境者,都會有刀的……打鼓嶺有個警長,被非法入境者丟手榴彈而殉職。」而無所畏懼的軍犬,則是這種危險環境之下,最忠誠且可靠的拍擋。然而,由於軍犬過於兇猛,最終的下場,竟是人道毀滅。梁嘉文縱是傷感,亦只能無奈接受:「始終是我的拍擋,我親自送牠去長沙灣屠房。」



英女皇每年親筆書信感激貢獻



除了陸軍,說起英國,當然會想起三軍中歷史最悠久的英國皇家海軍。而當年在香港的華藉英兵,當然亦有皇家海軍駐守,現時是退伍軍人聯會其中一位幹事的

洗鼎光,於九一年入伍,回憶海上生涯,他坦承是樂苦參半:「上大船(巡邏艦),一上去就是不停當更,因為它是24小時保持運作。而且,並不是幾天就可以離開,而是跟著船期,最少也要一年(才可離開)。」曾於澳洲達爾文參加亞太區海空軍事演習的洗鼎光,現時於退伍軍人聯會安頓下來,定時聚合以前的華籍英軍,

保持聯絡,每年的三月,亦會舉辦週年晚宴,這二十年,英女皇依然會寄來親筆信,感謝這羣幾近被遺忘的華藉英兵多年來的貢獻。



採訪:梁越

攝影:鄭樹清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