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陳少霞老公自爆】曾參與秘密組織發毒誓瞓棺材 法拉利之父抽身:唔係我想行嘅路

建立時間 (HKT): 0424 00:01

中國八九十年代改革開放期間,人民生活艱苦,有商人卻竟然把法拉利這奢侈品牌打入國內市場,還可以在天壇做交接儀式,在當年可謂非常哄動,更掀起一股外國名牌引入國內的熱潮,他就是有中國法拉利之父之稱的和記行行政總裁李文輝(Richard)。

李文輝爸爸李永森,做代理日本高級音響生意及空調起家,旗下代理的品牌包括先鋒、山水、三菱重工等,有電子大王的美譽,六十年代靠在灣仔水兵俱樂部(China Fleet Club)向美軍兜售音響器材賺大錢,可謂贏得天時地利與人和。

子承父業,李文輝雄心萬丈,一心想打造自己的生意王國,不單要賺錢,還出風頭要威,於是引入心頭好法拉利,透過家族生意的關係和人脈網路,成功奪得香港法拉利總代理,把這部令男人豔羨的紅跑車攻入本港及國內市場,更把公司上市,風頭一時無兩。

這位昔日意氣風發的李家少爺,接受本刊訪問,剖白當年太過年少氣盛,自以為好叻好掂,結果把公司業務推向懸崖,轉型失敗收場,渾渾噩噩過日子,更加入要發毒誓的秘密組織,差點不能自拔。

見過鬼怕黑,現在的李文輝已沒有過去的剎氣驕橫模樣,說話也慢條斯理好多,新婚妻子陳少霞常常帶他返教會,現在法拉利他依然好熱愛,但發覺已經不是最重要了。

12歳愛上法拉利

記者去年曾與李文輝見面,當時在他荃灣的和記行辦公室,房內有一面偌大的玻璃,望到幾隻麻鷹在空中飛翔,他當時説自己就像隻鷹,喜歡展翅上騰,事實上,他年輕時的事業真的像鷹一般的凌厲,一味去衝。今次再見面,則是在九龍灣他與舊夥計開的車行,車行專做法拉利維修,內裡泊滿了各款法拉利,架架都幾百萬上落,李文輝當日揸的那一架,全球得十一部,價值五百萬。

李文輝說自細已喜歡法拉利,「12歲時,在街見到一部法拉利Dino ,嘩!覺得好靚,好想追求擁有。」

承繼父業建立「王國」

他在美國讀工商管理,爸爸李永森刻意栽培,一心希望兒子能繼承和記行家族電子音響生意,「我野心好大,讀完書番嚟要幫爸爸建立生意王國,要做一些人哋未做過的生意,要樹立新形象,突破市場的規限。」

和記行在1954年由祖藉江門的李永森創立,開始時專做日本名牌音響如先峰、山水等代理,「爸爸和平之後來到香港,在銀號做學徒,當時好多人行船帶貨放在銀鋪做交收,佢就係咁學識做貿易生意,去到1954年開和記行,爸爸鍾意音樂,所以做黑膠唱片生意,當時黑膠唱片好high tech㗎,好多人都係第一次聽到咁好嘅音樂。」

靠美軍買音響發達

60年代,和記行更引入連喇叭火牛的高級音響套裝,吸引好多打越戰時途經香港休假的美軍水兵購買,「我地真正得益是打越戰時期,好多美軍來港R and R(休息度假),大戰艦士兵先在香港停站補給消費,好多少爺兵買我地啲音響,他們全部去China fleet club(水兵俱樂部)買先鋒山水音響,個時未有卡式帶,是open wheel款式,連喇叭買。」

當時俱樂部位於灣仔海傍,旁邊就是郵政地方(Postal Exchange),戰艦在海傍停泊後,水兵先寄信回鄕告別家人,轉頭就去俱樂部飲酒消費,休息度假幾天便上船出發打仗,「我地搵蛋家撐艇出去,吊啲喇叭音響上船,佢地就在戰艦聽音響,香港音響賣得咁好,除咗本地消費增長,第二就係靠美軍,當時灣仔好多酒吧,好多靠賺美金。」

攻入國內市場民企首富幫襯

耳濡目染,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少爺仔李文輝已對奢華生活十分追求,據和記行的老員工講,李永森做生意很保守,每做一個決定都要諗過度過,反覆思量,但李文輝就進取決斷得多,李永森那個年代做生意是求生存溫飽,十分低調,到了下一代就求享樂爭名利,兩父子作風截然不同。所以當李文輝接手和記行時,帶來翻天覆地的改革,首先把公司於91年上市,93年奪得法拉利香港的總代理,便打造跑車文化,最哄動的一役,要算是在九十年代把法拉利攻入剛剛進行經濟改革的中國市場,「當時中國第一個買法拉利的人,是101生髮水的民企富豪李曉華。」

「我覺得時機來到,我哋差不多是第一個最高級的品牌進入中國,其他品牌見到有人買得起就跟住來,好似法國意大利牌子。」引入法拉利可謂開創先河,吸引眾多國際媒體報導,李文輝自此被稱為中國法拉利之父。

由大眾走小眾轉型失敗

他笑說當時賺錢很容易,高峰時曾坐擁數十億身家,威就夠威,不過,他這項跑車改革,卻不知不覺把公司推向懸崖,之後和記行所走的方向,與本業愈來愈遠,生意從大眾化的音響空調卡拉OK,大幅轉向小眾的跑車遊艇,管理出現問題,轉型失敗,結果生意每況愈下,最後李文輝更於2013年把公司股權轉售,他亦辭去公司主席的職務,全面退出上市公司管理層,與此同時把和記行私有化打回原形,當初一心想建立的王國,化為烏有,「以一間上市公司,由大眾生意走去做小眾生意,回想起來,可能冇咁適合。」

「做小眾生意唔需要一個咁大平台,我做跑車做咗二十幾年,係咪上天要我做的計劃呢?可能唔係,所以有機會便賣了上市公司,私有化和記行,做回本業音響空調,當然每件事有可惜的地方,但亦有新的開始,沒有這個決定,我的人生可能不同。」問他父親是否支持,他說:「全家都同意。」

加入秘密組織發毒誓瞓棺材

生意失敗,由高峰滑落,他形容當時自己過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渾渾噩噩唔知做乜,時間好快過。」有段日子,他頭頭碰著黑,與前妻離婚(他育有兩個女兒)、官非纏身、意外撞車等,不如意事接踵而來,他甚至加入一些由政商界、高級警務人員及專業人士組成的秘密組織,希望借助組織的勢力上位,入會時要發毒誓也在所不惜,「組織有好特別的儀式,要發毒誓,我發毒誓都當食生菜,不覺得有問題。」他不願透露組織的名字,以免得罪人,但後來發現這些組織要他不停做各種詭異的儀式和法事,包括瞓棺材滴血等,覺得好恐怖,幾經辛苦,最後要靠牧師的幫助才能抽身退出,「如果我一路行呢條路,可能已經唔係呢個世上。」

後來他改信基督教,經教友介紹認識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前影星陳少霞,陳少霞也經歷婚姻觸礁、養育兩個女兒的重擔、病患纏身等種種打擊與艱難,二人相識後情投意合,拍拖半年便結婚,陳少霞今年初更懷有身孕,預產期正正就是二人結婚三周年紀念日,帶來一家新生的盼望。「感謝上天賜給我少霞,大家學習去彼此相愛。」陳少霞對老爺很好,近年李永森臥病在床,她常去醫院探望,在他身邊播放詩歌,為他祈禱,令李文輝很感動。

收心養性沒有遺憾

究竟62歲的李文輝有沒有遺憾?他突然想起一件往事,「説回頭,當時我做跑車生意時,有香港首富比機會我做房地產生意,但我做過幾單就冇跟落去做,如果你話講錢就係儍仔啦!」點解唔做?「當然我諗房地產好容易做,唔好玩,哈哈,93年我做法拉利,房地產通街都平,唉,依家升幾十倍啦,當時國內一間老房子有埋花園,幾十萬,有人叫我買,但我想買來做咩又不是長住,想翻轉頭好似好浪費,但有得有失囉。」

李文輝今天依然會揸法拉利,但逐漸收心養性,近年多出席福音及教會機構舉辦的活動,寒暄的話題不再是跑車,「以前我識朋友,兩三句就問:你鍾唔鍾意車?你揸咩車?淨係諗點樣賣車比人。」今天不用再賣車,又有甚麼新目標?「希望用我的公關宣傳能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為孤兒寡婦發聲。」

撰文:黎明輝

攝影:廖健昌

編撰:黎雅婷

「壹起出手,撐新聞自由!」
立即免費訂閱《壹週刊》

登記成為壹會員,睇盡獨家內容,會員活動!

http://bit.ly/NextSubscrition30

【逐步教學】立即登記訂閱《壹週刊》! 免費無阻睇盡全部精彩內容

http://bit.ly/2UWG7hI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