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人生最高點 命途苦寒時 - Daniel-C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9 02:20
columnist
專欄作家 : Daniel-C

【野人周記】
對於一個脂肪百分比只有8%、極度怕冷的瘦削男生來說,首次經歷攝氏零下20度,感受如何?最高只到過海拔4,000米,要一下子再躍升1,400米,這個關口,又能否安然跨過?「隨遇而安吧,一切明天自有分曉。」瑟縮在陀隆費迪旅舍大廳火爐旁,我這樣安慰自已。太陽下山後,溫度急降十多度,穿上所有的禦寒衣物,還是感到陣陣透心寒氣,頭也冷得有點發麻。

海拔4,450米的陀隆費迪(Thorong Phedi),是翻越尼泊爾安娜普納大環徒步路線最高點、海拔5,416米的陀隆拉埡口(Thorong La Pass)前最後一處具規模的住宿地。雖然曾兩登海拔4,000米的東馬神山,也多次行走於3,000米以上高山,沒發現有高山反應,只是何時會達到自己的極限,實在是未知之數,頭痛的出現,也讓自己擔心是否高山症的徵兆。我是個隨緣的人,一路上看了不少壯麗風光,已是不枉此行,雖然離埡口已經不遠,若身體狀況不允許,就此回頭下山,亦無憾了。

氧氣稀薄 跌破零下二十度

捱過苦寒 方有毅力越新高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